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粵港澳大灣區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面臨四大挑戰

粵港澳大灣區未來的發展,令外界有諸多的遐想,但除了制度阻隔外,該地區還將面對四大挑戰。

《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將於今年底或明年初發布,粵港澳大灣區未來將重點打造成為全球科技創新中心,以及全球先進制造業中心、國際金融航運和國際貿易中心。發展大灣區經濟已是世界經濟強國的「標配」,如世界知名的三大灣區經濟: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與東京灣區,均凸顯了美國和日本強大的經濟實力和國力,而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也彰顯出中國經濟實力和國力逐步踏入「大而漸強」的階段。

在機遇的垂青和時間的加持下,粵港澳大灣區未來的發展,令外界有諸多的遐想和願景。然而,在一國、兩制、三種貨幣及四個主要城市支撐下的粵港澳大灣區,制度上的阻隔無疑是需突破的主要難關,所謂「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除了制度阻隔外,粵港澳大灣區未來的建設過程中,還將面對以下四大挑戰。

其一,粵港澳大灣區較難「合眾統一」,協調工作不易。不僅在「一國兩制」下,廣東九個城市(廣州、佛山、肇慶、深圳、東莞、惠州、珠海、中山、江門)與香港、澳門兩個特區政府的協調工作由於制度、法律和文化的差別而面臨挑戰,即使是在廣東九個城市之間,也會因各自城市的利益問題而令行動難以協調。如果協調機制未能有效建立,各城市之間的人才、資金流、物流、信息流等生產要素的跨市流動和對接將難以通暢,粵港澳大灣區要實現一體化發展談何容易?

對此,有學者提出要解決協調難的問題,可參考歐元區國家的經驗,成立統籌協調小組,以此建立強而有力的協調機制,克服各城市真正實現互聯互通、一體化發展的障礙。但此建議說易行難。協調機制的成功取決於 「合眾為一」,而非「多樣統一」,擁有單一政治體系、單一貨幣、共同利益追求和共同發展目標等才是成功的先決條件。而歐元區國家有18國之多,歐元區的這種「多樣統一」,就像由不同民族和文化組成的馬賽克拼圖,歐元區各成員國多年來一直難言做到團結一致、行動一致,更勿論一體化發展了。

在過去十年中,歐元區成員國中「人人為我,我也只為我」的不協調情況越來越多。例如,希臘、葡萄牙等歐元區較弱的國家,憑藉歐元區的保護傘,以及在歐元區的擔保下,大量舉債,過度創造信貸,這不但導致通脹高漲,令經營成本節節上升,傷害國際競爭力;更引發部分成員國政府債台高築,出現龐大的政府赤字,從而促使了2010年歐債危機的爆發。

更讓人意外的是,在歐債危機爆發後,一些歐元區國家的政府、國民不是尋求如何解決問題,而是尋求如何離開歐元區。市場上先後出現希臘、荷蘭等國「脫歐」之說,例如希臘把「脫歐」叫作「Grexit」、荷蘭則叫「Nexit」,脫歐後,希臘和荷蘭就可自行決定匯率的升值和貶值,以此增加外貿出口,推動經濟發展。

上述政府、國民的行為,讓不少歐元區成員國的政府、國民質疑,是否值得為其他成員國而奮鬥,慷本國納稅人之慨,為「好吃懶做」的「窮親戚」承擔龐大的成本,更令歐元區開始出現「無組織」、「無紀律」的趨向,這易將歐元區這一聯盟推向懸崖邊。

如果粵港澳大灣區的個別城市,未來也如希臘、葡萄牙般「自掃門前雪」,或者「消極怠工」,在大灣區建設過程中「說了等於做了」,又該如何妥善處理?是否處罰個別市的主要官員或者開除其大灣區「區籍」呢?這是值得大灣區的規劃者思索的。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