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經濟周期

金融危機十周年:反思危機教訓,引領經濟學革命

梁國勇:十年過去了,經濟學理論大廈舊貌依然;基於對危機教訓的總結探尋有形之手、無形之手之外的「第三隻手」,將引領一場新經濟學革命。

編者按:如果從2007年算起,金融危機已經爆發十周年。人類是否馴服了金融危機?世界經濟更穩定了麼?中國經濟又從中學習到什麼? 下一場金融危機又將爆發在何處?FT中文網近期組織《金融危機十周年》專題討論,編輯事宜,聯繫徐瑾jin.xu@ftchinese.com 。

經濟理論之所以成為理論,意味着其內在邏輯並不會「過時」。然而,理論對經濟現象的解釋能力和對經濟政策的指導能力卻常常跟不上實踐的發展。2008年爆發的全球金融危機給經濟學帶來的挑戰並不亞於始於1929年的大蕭條。十年過去了,我們看到的僅僅是小修小補,經濟學的理論大廈舊貌依然。展望未來,基於對危機教訓的總結探尋「有形之手」、「無形之手」之外的「第三隻手」,這將引領一場新的經濟學革命。在對「市場—國家」關係再認識的基礎上,經濟學家必須重新審視政府在經濟穩定性和公平性方面的作用,而相關的理論和實證探究則不能脫離全球化時代各國經濟深度融合、高度關聯的現實。

全球金融危機後,一場必要的經濟學革命仍未到來

以史為鑒,可知興替。在1930年代大蕭條的背景下,《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通論》)的出版掀起了一場經濟學的「凱恩斯革命」。《通論》開創了宏觀經濟學,也奠定了政府對經濟進行需求管理的理論基礎。縱觀戰後經濟學的演進歷程,貨幣主義、供給學派、理性預期等理論創新往往來自於對發達國家(主要是美國)所面臨經濟困境的反思,其政策影響則體現在對於「市場—國家」關係和政府作用的再認識上。

將2008年與1929年作類比是恰當的。2008年爆發的那場危機也被稱作「大衰退」(Great Recession),其對世界經濟的衝擊僅次於1929年爆發的「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之所以沒有出現1930年代那樣災難性的後果,及時、有力、開創性的政策干預是主要原因:美國的QE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而中國的「四兆」之功勞也值得記上一筆。如果說世界經濟在危機爆發時面臨「急性病」的突發威脅,那麼之後則面臨「慢性病」的持續困擾。由於持續的有效需求不足,世界經濟進入了一個低速增長時代。與此同時,全球化浪潮由強轉弱,並出現了逆全球化傾向。

相對於經濟政策(主要是貨幣政策)的積極創新,經濟學對危機的反應是遲緩的,無力的。截至目前,經濟學家所做的不外乎對危機爆發的原因進行事後探究,對一些原來忽視的問題予以特別關注,並對危機應對的政策進行追認式的「背書」。然而,一場經濟學革命期待已久,仍未到來。

反思金融危機教訓,探尋「第三隻手」作用

新理論體系的誕生常常來源於對原有假定的突破,往往伴隨着對客觀經濟環境的一個全新認識視角,而重大經濟事件(特別是危機)的出現則提供了理論創新的契機。從對政策實踐的指導價值看,這意味着新政策變量的引入和政策工具箱的完善。

從古典經濟學到新古典經濟學,從亞當•斯密到馬歇爾,其實都是在描述市場這隻「無形之手」的作用並論證其有效性。中間的一場「邊際革命」主要是方法上的變革;運用數學表達經濟模型成為主流,從而推動了經濟學的「學科化」和「科學化」。然而,像哈耶克和科斯在1930年代所做的、並非依賴數學表達的重大理論探索漸成絕唱:前者探究了企業家和創新在經濟發展中的作用,而後者則從市場和企業的邊界這「驚天一問」開始,引領了制度經濟學的誕生。同樣是在30年代,《通論》的出版引發了一場真正的革命:從對市場「無形之手」有效性的解讀到對政府「有形之手」必要性的認識。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