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訪華

特朗普訪華與美國對華大戰略

韋愛德:特朗普訪華對中國來說是一個大的象徵性的成功,但實際結果還有待觀察。不管誰當美國總統,對華政策區別可能不是很大。

編者按:11月8日至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國進行了為期三天的國事訪問。作為亞洲行的一部分,特朗普此行是其上任後的首次訪華,也是中共十九大閉幕後中國接待的第一個外國首腦的國事訪問,中美雙方及世界各國都高度關注。全球化智庫(CCG)於11月11日舉辦了全球化智庫(CCG)中美關係系列圓桌會暨哈佛校友中國公共政策論壇系列講座,邀請美國政治學家、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院教授韋愛德(Edwin Winckler)演講,分析了特朗普的外交策略和未來中美關係的發展方向。

國際關係不是檯球

國際關係不是檯球,不完全是國外的問題,而是在國外、國家(中央政府)和國內三個層次的相互貫穿,同時也不完全是國防和安全的問題,也有經濟和文化認同等因素,不同領域之間的相互影響。

特朗普這次訪華,我想最重要的是他來中國不是一個「災難」,他有時到國外去的效果是非常不好的,幸虧這次沒有發生什麼大的問題。我非常佩服中國這次對特朗普訪華的安排,對中國的結果應該說很有利,可以看出中國是很有能力的,這個能力也包括如何應對特朗普那麼奇怪的人。當然這次訪問對美國也有好處。美國現在對中國的政策需要有一點兒調整,我有點懷疑這次美國政府能否提起應該被提起的問題。

這次訪問對中國來說是一個大的象徵性的成功,但實際性的結果還有待觀察。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期間對於中美之間的歷史、政治和貿易等一點都不懂,這次訪問大大地緩和了他對中國的立場,也許是因為他學會了一些如何做總統,但美國既定的外交政策也確實限制了他。

「互動大戰略」:中美兩國都在調整其大戰略

美國外交部既定的對中國的政治不是特朗普一下能推翻的,所以我繼續談一下美國對中國基本的政治。

大戰略就是把所有應該考慮到的事情,所有必須得到的目的,和所有擁有的資源聯合在一起,做一個權衡性的分析。經濟、安全和文化都包括在內,國外和國內的政府也都有關係,而且短期、中期、長期的考慮也都應連在一起。

因為,三十年代的美國可以說在睡覺,沒有什麼安全問題。到了二戰要開始的時候,德國和日本忽然強大起來。美國忽然發覺將來要避免有一個國家控制大部分西歐和部分非洲的情形。在亞洲,也不是需要美國控制每一個地方,但絕對不能讓一個國家(那時是日本)控制太大的地方。二戰結束時,很多地方都是美國的盟友,但是在歐洲和亞洲都有部分被蘇聯控制,這多少與德國和日本的威脅類似,所以冷戰很大一部分就是美國不要給蘇聯控制西歐的機會,也防止它的權力在東亞擴大。

但重要的是,還有很多問題沒有解決。中日關係還不好,中韓還存在分歧,美國在東亞的權力也一直有些問題。還有人說,美國與台灣的關係那麼密切,是不是美國要台灣攻擊中國大陸?實際是相反的。在亞洲,美國跟盟友的關係不是美國跟一個組織的關係,如NATO,而是一個一個國家,就是為了控制他們。美國最怕的就是中國開始打仗。

就像把兩隻老虎放在一個屋子,即使不需要知道他們的歷史,他們原來的個性也會看出來。可以預料到,這與把兩個猴子放在一起的關係是不一樣的,有虎有猴子的情形也會不同。所以,不管是什麼樣的動物作比喻,他們都有各自的個性,中美關係也是這種互動中的大戰略。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