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政治

哈佛校長的建議:中國文革有世界含義

丁學良:文革涉及的諸多元素是現代社會普遍面對的問題。從儘可能超越性的視野講授文革課,是我始終追求的目標。

要總結在大學裡教中國文革課28年的體會,得從自己最早受到的知識刺激說起。與以下內容相關的背景,筆者已經在FT中文網2012年10月15日的《麥克法誇爾的文革世界》、2009年3月27日的《四十年研磨出的文革通史》里提及。現在把更多資料充實進來,提供一幅完整的圖景。

中國的文革是世界性話題

1988年秋季哈佛大學首開文革課時,在該校每學年發行一本、厚度近千頁的課程手冊里,對該課程的簡介是:「從1966年至197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被民眾之間的爭吵鬥爭、學生的暴力行動、政治領域的密謀詭計、軍隊裡面的圖謀不軌折騰到分崩離析的地步。這個國家一度看起來是全世界紀律最嚴謹和最穩定的專權政體之一,而在上述的十年間,顯得是快要瓦解成碎片、陷於無政府狀態了。導致這種狀況的,恰恰是對建立這個專制政體作出首要貢獻的那位毛主席。本課程將追蹤毛澤東的目標,挖掘文革中湧現出來的深層次的政治、社會、經濟、文化問題。這些問題不僅對中國人有意義,對我們也同樣有意義」(Courses of Instruction, published by Official Register of Harvard University, Faculty of Arts and Sciences, Cambridge, MA, 2005 -2006, p. 4)。

以上的簡介不是純粹從中國人的角度來說明,為什麼當代大學生應該了解中國的文革,而是從全人類的角度作這樣的論證,視野之開闊非同一般。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 ,內地音譯「麥克法誇爾」)告訴我,此一視野是當年哈佛大學校長Derek Bok 最初提議他開這門課時特彆強調的。校長是著名法學家,但與中國研究毫無關聯;校長這麼強調,完全是着眼於中國文革涉及的基本問題之深層含義。事實確實如此,文革作為設計中的「革命之母」,它本來要解決的難題和由此引發的更多難題,其中有諸多元素是現代人類社會普遍面對的問題,即便各自所處的發展水平和政治狀態有別。從儘可能超越性的視野講授中國文革課,是我始終追求的目標。

從1988學年開始,馬若德在哈佛大學本科生院講授中國文革課整整20年,它成了該校的經典課程之一。我做這門課的助教是開頭那三年,獲得博士學位後,我在哈佛本科生院當講師,教的課程是東亞工業化的比較。隨後我被新成立的香港科技大學招聘來講授社會科學課程,於是就把中國的文革作為首選課之一提請校方審批,理由是:既然美國的大學生要了解中國的文革,作為中國人社會的香港,大學生更應理解文革的中國根子及世界性含義。可是當時我並無把握,因為香港科大不是綜合性大學,申請開文革這樣非專業的課程,資源受限制。幸好該校創校的那一代華人里,有好幾位是1970年代在北美搞「保釣運動」的積極分子,屬於西方意義上的「左翼」或「置身海外的(Diaspora)民族主義者」,對中國的文革課程非常看重,立馬就批準了我的申請。

當然,我在香港擬定的文革課教學提綱,只是參照了哈佛大學的那一份,並非照搬,因為教育對象和所處的社會環境不同,以後每年的提綱都有部分的更新調整。從1990年代中期開始,大多數年頭我都在該校講授中國文革課。在1996–1998年於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工作期間,我也對研究生班講授過中國文革課程的一部分。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