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TPP

FT社評:拋開特朗普的TPP仍值得期待

在沒有美國的情況下重新開啟TPP談判絕非易事,但剩下的11個成員國仍願為此嘗試,這釋放了一個積極的信號。

沒有美國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或許看起來像沒有王子的《哈姆雷特》(Hamlet)。當初正是美國塑造了TPP。相關談判在2010年啟動,美國加入一項現有貿易協定,並將其大幅擴充,最終納入的成員國佔到了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約40%。

同樣是美國推動許多條款被列入,包括保護跨境數據流動和制約扭曲貿易的國有企業,使得TPP有別於更早的優惠貿易協定。儘管如此,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今年決定讓美國退出TPP後,剩下的11個成員國周末決定在沒有美國的情況下推進這項貿易協定。

在周二結束的整個亞洲之行中,美國總統單打獨鬥的方式帶來的後果已經很明顯。此行伴隨着大量有關再平衡整個太平洋地區貿易的泛泛而談。

然而,此行並未達成實質性協議,甚至連關於未來前進方向的聲明都沒有。原因很簡單。在關於亞洲貿易的主題演講中,特朗普再次強調了自己的重中之重:減少美國的貿易逆差。相比諸邊協定,他更喜歡雙邊協定;美國在雙邊協定中通常是更強大的一方,而在諸邊協定中只是其中一方。並不讓人意外的是,美國的貿易夥伴們沒有排隊等着被擺布。

即便如此,TPP其他各方在美國退出的情況下推進這一協定從來不是一個假設事實。美國巨大市場的更大準入,此前一直是說服日本等國家做出艱難讓步、開放本國產業的吸引力之一。以日本為例,該國通過允許更高配額的進口,向受到過度保護的農場主施加了更大壓力。

的確,由於加拿大政府不願加入,這一協定在上周結束時似乎陷入了僵局。加拿大對該協定的矛盾心態很容易解釋。不僅是因為渥太華從來不喜歡其中一些條款,包括執行知識產權的更嚴格規則,還因為加拿大(與墨西哥一道)正處於政治意味很濃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重新談判之中。渥太華選擇不加入有可能攪亂現有談判的新協定是情有可原的。

最終,加拿大同意加入。它設法將該協定更名為更加空洞(也更加拗口)的「全面且先進的TPP」(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並去掉它不喜歡的一些知識產權條款。碰巧,這很可能是一個積極發展。知識產權協議最好遠離此類協定,尤其是因為它們在開放貿易的同時,往往也會限制貿易。

在沒有美國的情況下重新談判這一協定,不是簡單地對整個文件進行「查找並刪除」就可以了。它依賴於達成一連串錯綜複雜的雙邊討價還價來構建一個總體協定。儘管如此,剩下的11個成員國願意嘗試是一個積極的發展勢頭。

或許他們可以推進的最有用路徑是假定有朝一日理智將回歸華盛頓的貿易政策,美國可以重新加入。沒有王子的《哈姆雷特》可能剛好值得一看。畢竟,湯姆•斯托帕德(Tom Stoppard)曾圍繞兩個次要角色——羅森克蘭茨(Rosencrantz)和吉爾德斯特恩(Guildenstern)——的故事,創作了一部廣受好評的戲劇(儘管是一部喜劇)。但中心人物的回歸將使這一敘事更有意義。

譯者/申凱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