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天則橫議

用合憲性審查為中國注入法治之魂

蔣豪:合憲性審查一直是中國憲法學界心中揮之不去的隱痛。「十九大」報告中的短短一句話,是很多人不斷努力換來的。

中共「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維護憲法權威。推進科學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以良法促進發展、保障善治。」這是中共黨代會報告首次出現「合憲性審查」,可謂中國法治在這個方面的進步。

在《說文解字》里,魂,陽氣也。在《論衡》里,魂者,精氣也。故而,「魂」可以理解為精神。憲法保障公民的基本權利,規定公民追求的共同價值,劃分國家機構的權力。合憲性審查的作用在於把憲法和法治的精神貫徹到整個法律體系之中,使憲法和整個法律體系渾然一體,成為活生生的制度,為每一位公民服務,恰似給法治注入靈魂。

長期以來,中國憲法的一些條款尤其是關於公民基本權利的條款,僅僅起到某種政治宣言的作用,實際上成為最沒有法律效力的法律條款。法官審判案件也不能直接引用憲法的條款。同時,大量下位法違反上位法甚至違憲,而沒有有效的機制機構加以糾正。不能真正落實依憲治國,這阻礙了中國成為法治國家。

不論是司法審查,憲法法院或憲法委員會的審查,還是有關機構的混合審查,合憲性審查已經成為法治國家的基本制度。中國在1982年制定現行憲法時,合憲性審查就是社會熱議話題。憲法草案討論稿曾一度出現「憲法委員會」,而且憲法修改委員會秘書處多數人傾向於規定憲法委員會的地位與全國人大常委會相等。該方案終因當年鄧公不贊成,認為有了這個機構很難辦,於是就擱置了。

合憲性審查一直都是中國憲法學界心中揮之不去的隱痛。今天,中共「十九大」報告中關於合憲性審查的短短一句話,可以說是許多人先後不斷努力,甚至是共和國公民用生命換來的。

2003年3月20日,27歲的大學畢業生孫志剛因無暫住證被非法收容,遭毒打致死。由於受害者不是流浪漢而是大學生,孫的悲劇引起全國各地乃至海外各界人士的強烈反響。許多媒體報導了該事件,並曝光了許多同一性質的案件。民眾呼籲嚴懲兇手並要求違憲審查。5月14日,三名法學博士俞江、騰彪、許志永向全國人大常委會遞交審查《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的建議書,認為收容遣送辦法中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規定,與中國憲法和有關法律相抵觸,應予以撤銷。5月23日,賀衛方、盛洪、沈巋、蕭瀚、何海波五位法學家以中國公民的名義,聯合上書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孫志剛案及收容遣送制度實施狀況提請啟動特別調查程序。這是中國公民首次行使違憲審查建議權,由此引發全國人大應當儘快啟動違憲審查制度的討論。

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學者上書後,並未啟動任何形式的違憲審查或調查程序甚至是回應。6月20日,在未公布詳細程序的情況下溫家寶總理簽署國務院令,公布《城市生活無着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於8月1日起施行,《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同時廢止。孫志剛的墓碑上刻着「以生命為代價推動中國法治進程,值得紀念的人」。雖然這一悲劇沒有在形式上正式啟動合憲性審查,但實質上推動了這一進程。

同年5月27日,在一起民事案件中,法官李慧娟判決《河南省農作物種子管理條例》的某項條文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相衝突,因此「自然無效」。該案判決引起了河南省人大常委會的強烈不滿,要求撤銷李慧娟的法官職務,洛陽中院隨即免去了李慧娟助理審判員的職務。河南種子條例一案引起了關於中國法院是否有權審查地方性法規合法性的廣泛討論。11月19日,肖太福、塗紅兵、陳占軍、朱嘉寧四位律師依據《立法法》規定,向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遞交了「關於審查《河南省農作物種子管理條例》的建議書」。建議有兩條:一是依法審查《河南省農作物種子管理條例》的法律效力,並向河南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提出書面審查意見。二是儘快審查和清理國務院的行政法規和各地的地方法規,責令制定機關廢止或修改與憲法和法律相抵觸的行政法規和地方法規。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