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

中國風險之辯:周小川變調金融槓桿的背後

沈建光:決策層對經濟形勢判斷與防範金融風險的定位已經改變,強監管、去槓桿將取代穩增長成為明年經濟主基調。

其後事態的發展超乎預期。眾所周知,中國樓市經歷了一輪快速上漲,甚至出現了房地產泡沫的擔憂,而在去年930一二線城市房地產調控政策出台之後,三四線城市再度接過樓市上漲的接力棒,銷售火爆,價格攀升。短短一年內,中國房地產市場實現了由市場過冷而到過熱的轉變。而與此同時,伴隨着海外經濟環境出現的明顯轉好,以及增長新動能的出現,今年前三季度中國消費、投資、凈出口三駕馬車罕見的同時發力,意味着穩增長的必要性已經大大降低,防風險,降槓桿成為經濟工作的重點。

特別是十九大主要矛盾發生改變之後,尋求更有質量的增長而非單單追求速度成為新時代的共識。在此背景下,周行長的密集表態,多部委協調監管的政策頻發,體現了新一屆政府對待未來一段時間經濟工作的主要基調。可以看到,近一個階段,多部委已在協同行動,如住建部會同央行、銀監會聯合部署規範購房融資行為、央行強調任何金融業務都要有牌照,意味着對互聯網金融的規範將持續深入等等。與此同時,10月M2、新增信貸與社會融資規模均低於預期,顯示錶內外政策收緊已然加碼。而一葉知秋,十九大後,十年國債收益率大幅走高,顯示市場已然洞悉到政策收緊的寒意。

防風金融風險有哪些重點領域?

既然防風險已經取代穩增長,成為明年經濟工作的主要基調,那麼接下來,其具體會有哪些體現?結合周行長文章,筆者歸納了以下幾大領域作為突破口:

第一,實體經濟去槓桿與金融去槓桿並舉。周行長在《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以下簡稱「文章」)中提到當前槓桿率高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實體領域體現為過度負債,企業部門的槓桿率已經高達165%,高於國際警戒線,二是金融領域體現為信用的過快擴張。基於此,預計今年以來的央行MPA考核會繼續完善,信貸增速也難以保持過高增長,M2增速或將整體保持低位。

第二,國有企業去槓桿。文章對國有企業債務嚴重,「殭屍企業」市場出清遲緩的現實直言不諱,而今年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也強調國有企業去槓桿是重中之重,這意味着未來對待國企去槓桿以及殭屍企業的處理將配合國企改革得以加快,如近期國資委表態未來着力點在於推動企業內部管理、優化資本結構、重拾資本規模以及管好企業債務風險等四個方面。

第三,深入對銀行業的監管。文章提到系統風險的一個表現便是金融機構的信用風險,並提出近年來不良貸款上升,侵蝕銀行業資本金和風險抵禦能力,意味着未來對金融機構個體的監管會進一步加大。雖然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並未賦予央行對系統性重要銀行以監管權,但強化了央行在宏觀審慎監管方面的地位,而貨幣政策與宏觀審慎雙支柱的提出提升了央行在協調監管方面的職能,或為強監管打下了伏筆。

第四,房地產領域面臨收緊政策。正如上文所述,周行長對於居民槓桿的態度一年內從支持轉向擔憂是顯而易見的,配合同期對消費貸款進入房地產市場的清查以及各地相繼推出的嚴格的限購限貸政策,房地產調控的深入體現了習近平總書記對於「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要求,預計其後房地產領域的信貸政策仍將從緊,涉及房產稅、共有產權房等相應的房地產長效機制會加快推出。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