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身份認同

不要用單一身份標籤加劇分裂

庫柏:沒有人「只是」穆斯林,或者「只是」加泰羅尼亞人。將眾多有着種種差異的人僅僅歸於某一類是很荒唐的。

我非常喜歡加泰羅尼亞,但加泰羅尼亞的分裂主義者正在讓人民分裂。他們的口號是,「西班牙偷走了我們的東西!」或者「加泰羅尼亞不是西班牙」。此類口號把人民分成了兩個對立的群體,每個人都有一個單一身份:我們(加泰羅尼亞人)和他們(西班牙人)。你必須是非此即彼。西班牙政府拘禁分裂主義領導人,無意中加劇了這種分裂。

還有一個以單一身份來思考問題的人是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正如其所言,你是美國人或者是穆斯林,你是一個真正的美國人或者是自由主義精英。單一身份有一種簡單的快樂:找到本質身份,然後嘲諷非同類身份的敵人。與你的身份一起出現的還有一套永遠不需要經過現實檢驗的隨意觀點。

但是以單一身份思考問題會導致衝突。專註研究西班牙歷史的英國歷史學家JH•埃利奧特(JH Elliott)將加泰羅尼亞描述為「過去一兩年來一個非常不快樂的社會」,在這個社會裡,「家人之間互不溝通」。一些不滿的加泰羅尼亞分裂主義者可能很容易演變為「巴斯克祖國與自由組織」(ETA)或愛爾蘭共和國軍(IRA)這樣的恐怖主義集團。

1998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哲學家阿瑪蒂亞•森(Amartya Sen)有一個更好的想法:摒棄單一身份,並且明白每個人都有多重身份。森在11歲的時候就開始思考這些問題。1944年的一天,在達卡(當時在英屬印度),一個名叫卡德•米亞(Kader Mia)的穆斯林工人流着血,跌跌撞撞地走進了森家的花園。米亞在印度教徒與穆斯林的街頭騷亂中被捅傷了。森在《身份與暴力》(Identity and Violence)一書中回憶說:「卡德•米亞躺在我腿上流血的時候,我無能為力。」米亞很快被森的父親送往醫院,但終因傷勢過重死在了那裡。

森永遠不會忘記他。如果那個行兇的印度教徒把他看作是印度人、孟加拉人或者貧窮的男人,而不是把他視為穆斯林的話,那麼米亞就不會死。那麼米亞是誰?我們又是誰?森有一個非常簡單的答案:米亞有多重身份,我們都有多重身份。

沒有人只有一種身份。例如,一個受到誤導的說法是,「我是印度教徒,而你是穆斯林」(儘管在當今印度教民族主義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領導下的印度,許多人正是這麼說的)。沒有人「只是」穆斯林,或者「只是」加泰羅尼亞人。將數以百萬計有着不同生活經歷、性別、年齡、社會階層和情感的人僅僅歸於某一類是很荒唐的。更糟糕的是,將人們以單一身份自動區分開,會讓他們彼此對立。如果你不斷告訴某個人,他只是加泰羅尼亞人,與非加泰羅尼亞人完全不同,他最終可能會相信這一點。

實際上,在民調機構Metroscopia上月為西班牙《國家報》(El País)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中,76%的加泰羅尼亞人表示,他們既是加泰羅尼亞人也是西班牙人。在巴塞羅那,支持西班牙統一的示威人群高舉的橫幅上畫的是,加泰羅尼亞區旗、西班牙國旗和歐洲旗幟被一顆心環繞着,原因就在這裡。還有一些抗議者使用的是西班牙語和加泰羅尼亞語口號:「Hablemos/parlem」(讓我們討論吧)。我最喜歡的一面橫幅上寫着:「國旗只是一塊布。」

在Metroscopia所做的調查中,只有19%的受訪者認為自己只是加泰羅尼亞人。而他們每個人都還有很多其他身份。一名加泰羅尼亞分裂主義者可能同時是一名三十幾歲的母親、女兒、藥劑師、巴塞羅那本地人、凱蒂•佩里(Katy Perry)的粉絲、歐洲人等等。她的一些身份可能與馬德里的一位西班牙民族主義者相同。正如森所言:「在我們這個麻煩不斷的世界裡,和諧的主要希望在於我們身份的多重性,它使人們彼此交織,消除嚴重分歧。」沒有人是由一兩個人口統計要素構成的漫畫人物。我們並不完全相同,但我們確實有共性。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