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關係

習特會:中美的定調之旅

徐瑾:中美會談結束,2535億經貿大單出台之時,恰好是中國電商競爭劇烈的「雙十一」,到底是買方精明還是賣方精明呢?

「特朗普11月即將訪問中國,你們覺得中國會如何應對他?」這是10月我在美國遊學之際,拜訪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時,其會長歐倫斯(Stephen Orlins)的開場白,他用嫻熟的漢語,一臉笑意,如是發問。

這家機構的中國研究歷史悠久,甚至當年中美破冰的乒乓外交中曾經發揮過重要作用。本來這應該是我問他的問題,結果被他先意外提出。老派的中國通,往往舉手投足也有中國風範,氣定神閑的反問也是想考考我吧。

這個問題不好回答,也是中國智庫以及美國中國專家正在費力琢磨的,關鍵原因在於中美關係的傳統分析框架都在被顛覆。

特朗普上台,不僅讓不少中國國際關係專家不知所措,甚至美國一些傳統主流政治分析家,也面臨框架的重新建構。國際社會對於特朗普最大擔心在於其「美國第一」的政策可能帶來反全球化的潮流,典型如他對移民態度、對貿易逆差的指責以及退出TPP貿易談判等舉措。對中國人而言,特朗普在上台前後對「中國偷走我們的就業崗位」之類的刺耳指責,也令人擔心。

恰是在較低的期待中,特朗普到訪中國,結果卻令人驚喜。最新的習特會最大亮點,是釋放出雙方將走向合作而不是對抗的信號。

特朗普旋風過境亞洲,從日本到韓國再到中國之後去菲律賓,11天行程吸引世界關注。這次出訪本身也是對於美國亞洲戰略的重新定位,在「重返亞洲」戰略成為過去式之後,特朗普會帶來什麼新策略?目前來看,印度成為一個重要棋子,「印太」(Indo-Pacific)頻頻出現,「亞太」(Asia-Pacific)詞頻降低。

從日本高爾夫球場到紫禁城之巔,特朗普所激起的諸多議論背後,仍舊是大家對於他的情感投射。按照自由派對於特朗普的批判,他的亞洲之行帶來負面影響為主,事實上,特朗普上台以來其政策並沒有太多荒腔走板的地方,美國的分權制度也有效了制衡了總統的特權。

就中國而言,目前中美關係也許不是最好的時期,但是最壞的預期已經過去,雙方的目前應對來往都不算失分。

中美會談結束,2535億經貿大單出台之時,恰好是中國電商競爭劇烈的「雙十一」,到底是買方精明還是賣方精明呢?中美各得分幾何?

首先,官方信息強調,新時代中美關係發展達成了多方面重要共識,雙方將進一步發揮元首外交對中美關係的戰略引領,加強高層及各級別交往。習特會重點是定調中美新時期關係,這意味着雙方關係基本定調,決定對美合作而不是對抗,是最大的政治大局。

這個底調定了,中國開放的大局就不會有更多波折。特朗普上台前後曾經釋放令人擔心的對抗信息,中國國內也一直有對美強硬的聲音,而本次雙方公告卻呈現了明朗的合作基調,可謂是重大利好。中美合作而非對抗,在大局上是雙贏,甚至整個世界也從中收益。某種意義上,這與里根時期情況有類似之處。30多年來,以開放促改革一直是中國行之有效的方法,只要保持對外開放,對內改革也就有了更大的動力,而維護中美友好無疑是對外開放的基石。

官方信息指出雙方認為中美外交安全、全面經濟、社會和人文、執法及網絡安全4個高級別對話機制。雙方合作會更為全面,無論過去常規的人權話題還是當下熱議的經濟話題,都會納入整體框架。

其次,就經濟而言,兩國簽署的商業合同和雙向投資協議涉及總金額超過2500億美元,其中300多億飛機,700多億能源,其中釋放的合作意味不言而喻。

可以預計,未來經貿雙方未來溝通會更多。官方信息表示,中美雙方願進一步加強宏觀經濟政策包括財政、貨幣和匯率政策的協調,並就各自結構性改革和全球經濟治理有關問題保持溝通與協調。對此學界有不少研究,近年來尤其對美國貨幣政策的外溢效應以及溢回效應關注頗多。一些共識在於,以中美兩個經濟體量之大,兩國的國內宏觀政策,不論是美聯儲的 QE還是中國的4兆刺激,都在影響本國之餘對對方以及全球其他國家有重大影響,所謂全球金融周期正在被越來越多地討論。就中國而言,不論是貨幣政策、匯率政策還是稅收政策,在無形之中,都與美國經濟政策與形勢息息相關。

市場的另一個關心是,中國會加大金融業的開放力度。中方按照自己擴大開放的時間表和路線圖,將大幅度放寬金融業,包括銀行業、證券基金業和保險業的市場準入,並逐步適當降低汽車關稅。反過來,中方則要求美方切實放寬對華高技術產品出口管制、履行中國入世議定書第15條義務。耐人尋味的是,在中國對美國要求中,單獨點明提到中金公司獨立在美申請相關金融業務牌照。

最後,之前檯面上雙方衝突不斷的南海問題出現緩和跡象。一方面中方重申了中方在南海問題上的一貫立場,另一方面又談及兩國元首表示支持維護南海和平穩定,支持根據公認的國際法,基於友好談判協商和平解決爭議。這意味着南海分歧保留,但態度放緩,各退一步。

回到開篇歐倫斯的提問,我的答案如何呢?我目前越來越傾向於認為,特朗普是商人,商人總統也許不是政治精英屬意的選擇,但是很可能不是最差的選擇,因為即使商人會有威逼利誘、虛張聲勢、低買高賣等不為人們喜歡的商業伎倆,但是最終商人謀求的不是對抗而是生意。特朗普需要交易,中國也會給予;至於雙方誰是贏家,美國朋友也早就知道了,無論如何,他們說特朗普會首先宣布自己勝利,這也算是一種事實,多種表述吧。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作者近期出版《白銀帝國》、《印鈔者》。微信公號《徐瑾經濟人》(econhomo),郵箱jin.xu@ftchinese.com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