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紐約范兒

美國捅不破的槍械自由神話

劉裘蒂:為什麼在這麼多的槍擊案後,美國政府似乎仍然無能為力?為什麼槍支管制和和持槍權利成為對立議題?

11月5日在美國德克薩斯州的一個600人口的小鎮薩瑟蘭普林斯,一名手持半自動突擊步槍和兩支手槍的歹徒沖入一座教堂里殺害了至少26人,另外有20人受傷。正在東亞訪問的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對記者說:「我們國家有很多精神健康問題,但這不是槍支問題。」

特朗普急着套用共和黨政客的台詞,但是這並無法消弭層出不窮的大型槍擊事件後,美國社會必定再度爆發對槍支管制的論戰。

在過去一年的時間裡,發生了三起美國近代歷史上前五名的大規模槍擊事件,包括10月初在拉斯維加斯音樂節中「獨狼」狙擊手造成58人死亡、數百人受傷的大屠殺;2016年奧蘭多「脈動」夜總會的射擊槍殺了49人。在這之前,2007年弗吉尼亞理工大學的槍擊事件造成32喪生,以及2012年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學發生的槍擊案,造成26人遇難。

民主黨的奧巴馬總統曾在2015年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時表示:「如果你問我哪裡是最讓我感到沮喪和最困難的地方,那就是美國是世界上一個先進的國家,但即使面對反覆的大規模殺戮,卻沒有足夠的常識性、槍支安全的法律。」

為什麼在這麼多飽受關注的槍擊案後,美國政府似乎仍然無能為力?為什麼槍支管制和持槍權利變成了美國政治上,民主黨(主張加強監管)與共和黨(反對加強監管)對立站隊的標籤性議題?

美國人和槍支的羅曼史

美國人在國際上的刻板印象,是好萊塢西部片裡面耍玩槍耍酷的德州牛仔。美國人的確比其他國更愛槍嗎?據2013年的估計,美國平民擁有2.7億至3.1億的槍支,而 35%到42%的美國家庭至少擁有一把槍。

自從1990年代以來,關於美國槍支供應和槍支暴力的辯論,聚焦在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中的公民武裝權利問題,以及政府有預防犯罪和死亡的責任。槍支管制的支持者說,廣泛或不受限制的槍支權利阻礙了政府履行保護公民安全的責任;槍支權利的支持者反對限制槍支,因為它們可以用來自衛、狩獵、體育活動和防止暴政。

這次德州槍擊案,便是因為有勇敢村民武裝持槍中止歹徒繼續殺戮,並且和其他村民登上一輛福特越野車追逐逃犯,這正好呼應了槍支維權人士的觀點:守法的公民擁有槍支所有權可以減少犯罪。但是倡導槍支管制的人士則認為,不讓犯罪分子有機會拿到槍支才是治本的方式。

照理說,德州槍擊案槍手沒有資格購買用來殺人的槍械武器:他因為用極度暴力毆打配偶和繼子而受到軍事法庭審判,曾服刑一年並被開除。不幸的是,空軍單位沒有呈報軍事定罪,因此兇手的犯罪處分並未出現在買槍前背景調查的聯邦數據庫中。

要看這兩個對立的觀點,先要了解美國的槍支文化,如何承襲了先民的狩獵傳統、民兵傳統和邊界傳統,深入這個國家的心靈架構。

美國自殖民時期便奠定了狩獵傳統,除了作為食物的輔助來源,也是對動物掠奪者的威懾。射擊技能形成美國農村男子和與環境搏鬥之間的聯繫,也是進入男子漢的「成人禮」,這種心理架構,成為槍支文化的核心情感因素。

在美國革命之前,殖民地缺乏預算、人力和組織維持一個全職的軍隊,因此所有公民都必須服兵役,包括提供自己的彈藥和武器。直到1890年代美國才由強制性的普遍性民兵義務,逐漸演變為自願的民兵部隊,戰事防禦轉而依靠正規的軍隊。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