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食與美酒

德國式美食美酒

謝立:德國雷司令葡萄酒令人叫絕,德式美食則顯示了有節制生活的藝術,德國人對身體就像對好車一樣精心。

和很多人一樣,我以前對德國有一種偏見,認為這個國家有美酒但沒有美食。德國出產了世界上最偉大的雷司令白葡萄酒,但出名的美食不過是香腸、豬肘配酸菜。

直到最近以法蘭克福為起點,在德國旅行了一周,我才發現我們對德國的固有印象早已過時,是時候探索德國美酒美食和生活方式的奧秘了。

大自然之美對於德國是天賜。住在離法蘭克福不遠的Mainz古城外的酒店,酒店本身並不奢華,卻面對着大片森林,還有自己的動物園,火烈鳥跑來跑去。漫步去古城需要20分鐘,河邊路上總有人在裝備齊全地跑步或騎車。

萊茵河及其支流為德國勾勒出最秀麗的風景,乘船隨萊茵河而下,兩岸總有知名或不知名的古堡,以及梯田分布的葡萄園。想了解德國葡萄酒,一定要看看這些葡萄園,由於河流流向轉折,朝向最好的山坡上才會種植葡萄,因此葡萄園一會兒出現在左邊,一會兒出現在右邊,有些坡度極其陡峭,可以想象在葡萄園作業的危險和艱辛。

雷司令(Riesling)是很多葡萄酒鑒賞家最愛的白葡萄品種,同樣是頂級白葡萄酒,勃艮第的霞多麗酒經過了橡木桶陳釀,而雷司令從不用橡木桶,純粹、透明地表達果香和風土的力量。在19世紀末德國雷司令的價格遠遠高于波爾多酒,是歐洲王室最愛,後來經歷了衰落期和復興期,酒質平庸、酒標含混不清的廉價德國雷司令曾經讓消費者頭痛不已,如今除了以傳統的Kabinett珍藏、Spatlese晚摘、Auslese逐串精選、Beerenauslese逐粒精選、Eiswein冰酒、Trockenbeerenauslese貴腐逐粒精選來標示成熟度等級之外,VDP頂級酒莊聯盟還以勃艮第為葡萄園分級的方式,把最好的葡萄園劃分為Grosse Lage特級園和Erste Lage一級園,酒標上的GG特級園標誌足以讓喜歡干型雷司令的消費者眼前一亮。

一年一度的VDP大品鑒是葡萄酒世界的盛事,很多葡萄酒大師(MW)和侍酒師大師(MS)都會參加,今年FT葡萄酒專欄作家Jancis Robinson (MW)就坐在第一排。所有的葡萄酒按照產區和下面的村子分組品鑒,可以迅速喝出不同產區和村子的風土特色,有些馥郁油潤美味,有些花香精巧迷人,有些緊緻嚴肅有深度,德國雷司令風格的多樣性令人驚嘆。

我本來不喜歡結實厚重的德式麵包,只愛法棍Baguette的外脆內軟,天然酵母發酵出來的大大小小氣孔,但是吃了幾天就發現,質地緊實、穀物香氣濃郁的黑麵包和德國的火腿、酸奶油、煙熏三文魚都是絕配,能量十足,吃完可以去戰鬥。

說到香腸和豬肘,我只吃到了一次戶外燒烤香腸,在啤酒節上嘗到了豬肘,除此以外,Mainz河邊德國星級名廚打造的小館Bootshaus以海鮮見長;Wiesbaden的奢華酒店Nassauer Hof出品典型精緻的歐陸菜;Schloss Vollrads酒莊的主廚擺盤夢幻詩意……不知是否湊巧,最後的甜點常常點綴各種莓子,配以奶凍或巧克力,清新不甜膩,是一頓大餐恰到好處的收尾。和中國人習慣不同,歐洲人吃飯沒有甜點不能結束,但老式的饕餮主義被現代的節制主義戰勝,輕盈清新的甜總比厚重油膩的甜得人心。

儘管精緻美食在德國也風行,但午餐還是相對簡單的。如果在意大利,主人說「我們吃個簡單的午餐吧」,那意味着三種冷切肉的前菜後面跟着意大利麵、肉類主菜、甜點和咖啡,在法國和西班牙也差不多。而在德國,我們的午餐多數是在葡萄園邊上或大樹下的picnic,幾盤冷肉、三明治,或支起烤爐烤三種口味的香腸,拌個土豆沙拉當作配菜,沒有甜點,在戶外當然也沒有咖啡。

午餐簡單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節省時間,讓我們能頭腦清醒地投入下午的工作,而且為晚餐培養了絕佳的胃口。我一直對於營養專家「早餐吃得像皇帝,晚餐吃得像乞丐」的論調不以為然,因為這是反人性的。人類需要健康和身材管理,也需要社交生活。在別人吃喝享樂的時候孤獨凄涼地吃個沙拉或者在健身房自虐,顯然不利於身心健康。經過一天的辛苦工作,我們值得獎賞自己一個充滿美食美酒和愉悅社交的晚上。

如果說法國、意大利、西班牙人民懂得生活的藝術,我要說德國人民懂得有節制地生活的藝術,他們對待自己的身體就像對待德國產的好車一樣精心。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郵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