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職場

職場上好人沒前途?

雅各布斯:商業界有一個說法:好人總要吃虧。那麼,在職場上,如何在被人尊重和被人喜歡之間取得平衡?

當小說家克萊爾•梅蘇德(Claire Messud)被問及她是否願意與自己小說《樓上的女人》(The Woman Upstairs)中憤怒的主人公諾拉做朋友時,她脫口說道:「我的天,這算什麼問題?你想跟亨伯特•亨伯特做朋友?你想跟……哈姆雷特、克拉普、或俄狄浦斯做朋友?」

「如果你閱讀是為了找朋友,那你麻煩可就大了。我們閱讀是為了探索生命,探索其所有可能性。有意義的問題不是『這個人物能成為我的朋友嗎?』而是『這個角色是否鮮活?』」

梅蘇德指出,同樣的問題就不會問到男主人公身上。另一位女小說家梅格•沃利茲(Meg Wolitzer)——寫過《樂在其中》(The Interestings)等小說——指出一種趨勢,如今流行「睡衣派對小說——好像書中人物都是你好朋友的化身」。

在小說中,女性的魅力是個令人苦惱的問題,就像在辦公室一樣。

讀鮑康如(Ellen Pao)的新書《複位》(Reset)讓我產生了這種想法。這本書講述了她在硅谷風投公司凱鵬華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的工作經歷,以及導致她指控凱鵬華盈存在性別歧視的種種事件。在庭審過程中及新聞媒體上,她被描繪成一個冷冰冰、不招人待見的女人。在這本書中,她顯得冷漠,偶爾還很超然,儘管如此,她仍對世事保持着濃厚興趣。

有關魅力的問題也困擾着鮑康如本人;這個問題似乎令她困惑不已。她說她的許多男同事在獲得成功的同時好像並不在意自己被不被別人喜歡。人們常常拿不同的標準來看待女性:太熱情會被認為耳根子軟,太公事公辦又會讓人覺得冷漠清高。

女性常常被告知,如果想取得成功,就別再委屈自己去取悅別人。Facebook的首席運營官謝里爾•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曾說,隨着女性變得更強大,她們確實會被認為不那麼討人喜歡了:「我看到很多女性因此而退縮。」

然而,為如何在被人尊重和被人喜歡之間取得良好平衡而煩惱的不僅僅是女性。就在前不久,我聽人說起一位男同事,說他就是為人太好了,彷彿這種性格阻礙了他事業的發展。

畢竟,商業界有個說法,好人總要吃虧。鋒芒畢露是創造力的使女,凡此種種。

圍繞行跡惡劣的創造天才有一個神話。Quartz上一篇題為《幾十年來硅谷將史蒂夫•喬布斯奉為偶像——並最終為此付出了代價》(Silicon Valley has idolised Steve Jobs for decades — and it』s finally paying the price)的文章,抨擊了沃爾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寫的喬布斯傳記,說這是一本獻給那些為自己的壞脾氣尋找通行證的老闆們的手冊。這篇文章譴責這一神話造就了一幫領袖人物的拙劣模仿者,這些人毫無魅力。其中大多數也缺乏天賦。

沒人願為重視友情甚於才幹、任人唯親的傢伙工作。這種人可能會逃避做出艱難的決定或不願給出逆耳但有建設性的反饋。這會導致一種莫名的不安。

然而,略施手腕博取他人好感確實有可取之處。《論渾人》(The No Asshole Rule)一書的作者羅伯特•薩頓(Robert Sutton)曾告訴我,大量實驗證據顯示,這往往比能力更重要。密歇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詹姆斯•韋斯特法爾(James Westphal)與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伊塔•施特恩(Ithai Stern)經研究發現,在公司的董事會中,討人喜歡會讓你獲得更多人的支持。他們總結了這對於一位名叫弗雷德的虛構董事的影響:「一年中弗雷德只要付出一點點巴結——說幾句恭維話,再加點小恩小惠,在戰略問題上少提點不同意見;把這些加起來,讓董事會任命弗雷德做CEO或讓提名委員會提名他的幾率就會上升70%以上。」

不久前我參加了一位世交的葬禮,此人的職業生涯就像過山車一樣大起大落——葬禮上滿是他家庭和工作上的朋友。

俗話說,沒人在臨終前會後悔參加的會議太少,彷彿開會就是工作生涯的全部意義所在。我環顧四周,眼前的情景提醒了我,比金錢和成功更重要的是什麼。職場或許也能成就偉大而長久的友誼。

譯者/偲言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