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融業

怎樣監管科技平台?

福魯哈爾:如何創建一個針對大科技公司的監管框架,既保護消費者和社會利益,又保留我們依賴的互聯網服務?

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上周對Facebook、谷歌(Google)和Twitter的質詢,證實了一些我們已經知道的事情:俄羅斯操縱了美國選舉結果。讓人意外的只是這一操縱努力的規模:它竟然觸及了美國大約一半人口。

這個聽證會還證實了一些我們知道、但此前忘記的事情:行業自律很少奏效。從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鐵路行業、20世紀90年代的能源市場、到2007年前後的金融行業,有很多例子證明了這一點。科技行業只是最新的例證。

坐在情報委員會面前的一眾高管的懊悔和道歉,並不意味着商業模式或者理念方面的任何重大改變。相反,他們作出的要「做得更好」的含糊承諾,以及有關他們無法追蹤自己公司算法的複雜性的說法,恰恰說明有必要針對這些科技公司制定一套連貫的監管框架,這些公司已經成為壟斷力量,因此歸根結底應該被視為公用事業公司。

當然,問題在於很難設計聰明的監管。金融業再次成為絕佳例子——2008年之後監管格局的複雜性和全球碎片化,本身將風險引入了系統。

那麼,我們該如何創建一個監管框架,讓政府監督大科技公司,以保護消費者和社會利益、遏制不利於增長的壟斷力量,同時保留我們依賴的互聯網服務?我主張把重點放在3條核心原則上——透明度、簡潔性和規模。

首先是透明度,不僅應該要求互聯網巨頭像其他媒體那樣報告政治相關廣告(這也是擬議中的《誠實廣告法案》(Honest Ads Act)的一項要求),還應該要求它們使用人工和算法兩種手段來追蹤仇恨驅動的搜索結果。就如學者和科技評論家喬納森•塔普林(Jonathan Taplin)對我所說的,「有關Facebook、谷歌和Twitter無法管控它們自己的平台的說法是個彌天大謊。在利用人工智能屏蔽色情內容方面,它們現在做得非常好。」

這暗示我們應該重新審視《通信內容端正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中的法律漏洞,該法允許提供平台服務的公司無需對平台上的內容承擔責任。事實上,在這個方向上已經有了一個重大動作;在壓力之下,互聯網協會(Internet Association)終於在上周宣布支持一項兩黨法案,對那些在知情的情況下協助、支持、或為在線性販運提供便利的網站,剝奪對它們的聯邦責任保護。此前互聯網協會一直抵制此事,因為這將為進一步微調該法的責任豁免打開大門。

讓用戶在更大程度上控制自身數據如何被使用的「選擇加入」規定(就如歐盟的《一般數據保護條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還能提高用戶層面的透明度。理想情況下,這將是朝着更好地理解企業本身如何對數據估價邁出的第一步。就如一名資深政策制定者的助手對我指出的,數據的貨幣價值現在在財務報表上被硬塞在「商譽」項下,或者更多時候被完全排除在外。

還應該要求大型科技公司保留他們輸入算法的數據的審計日誌,並且準備好向公眾解釋它們的算法。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法學教授弗蘭克•帕斯奎爾(Frank Pasquale)表示:「目前出現了一種反覆出現的情況:某個實體抱怨一家大型互聯網公司的實踐,而該公司聲稱,批評者不理解其算法是如何整理和排序內容的,而一團霧水的旁觀者只能在報上梳理相互對立的說法。」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