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十月革命

「革命之母」:100周年和50周年

丁學良:100年前的俄國革命為「革命之母」似無爭議;在我看來,50年前的中國文革則為設計中的「革命之母」。

今年11月7日是俄國1917年十月革命的100周年紀念日(俄國舊曆10月25日,新曆11月7日)。這場革命被比較政治社會學和歷史學稱為「20世紀革命之母」(The mother of revolutions),因為它的意識形態、組織方法和領導模式激發和啟迪了隨後許多場規模不等的革命運動,遍布幾大文化圈和諸多地區;其深刻和劇烈的影響,幾乎貫穿了整個20世紀,並延續至今。不用多加解釋,眾人皆明白,俄國十月革命在全球留下的最宏大的體制性恆產,目前顯然就是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下的國家機構體系。

近代以來的革命甚多,但極少堪稱「革命之母」

近代以來的數百年間,革命此起彼伏,林林總總,然而能夠被社會科學界稱為「革命之母」的,實在不多。從筆者的研習範圍來看,有的革命運動雖然規模大、成果也大,但並沒有激發和啟迪其它文化圈和多個地區興起相同性質的革命運動、並結出類似的果實,就不適於被冠以「革命之母」的稱號,即便世人對它極為推崇,比如說美國的獨立戰爭那場革命。甚至1949年成功的中國革命,儘管它影響到當時佔全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群體之命運,但是否可以被稱為「革命之母」,也是頗有爭議的。因為這場革命的首要領導者毛澤東本人在勝利前夕就承認:「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建立了中國共產黨。接着就進入了政治鬥爭,經過曲折的道路,走了二十八年,方才取得了基本的勝利」(《毛澤東選集》合訂本,北京:人民出版社1967年版第1360-1361頁)。也就是說,在毛自己的回顧和評價里,他參與並領導的這場革命還是沿着十月革命開闢的道路走過來的,是那場「革命之母」在中國土地上結出的豐碩果實。

但是,20世紀發生在中國土地上的另一場革命,它的發動者和首要領導者卻對之評價異乎尋常的崇高,將其視為他本人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最特殊、最重大的貢獻,這便是1966年開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當年官方意識形態對它的正式定義是「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的大革命」。正如毛澤東親自修改和定稿的那篇綱領性文件所表述的:「毛澤東同志提出的關於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天才地創造性地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關於無產階級專政時期階級鬥爭的觀念,天才地發展了無產階級專政的觀念,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在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樹立了第三個偉大的里程碑」(《人民日報、紅旗雜誌、解放軍報編輯部重要文章:「沿着十月社會主義革命開闢的道路前進」》,1967年11月6日刊出,此份文獻隨即在全國各級黨報的頭版轉發)。

「革命之母」——實現了的和設計中的

在整個毛澤東主政時期的中共文獻里,從來沒有把他參與領導的到1949年成功的那場革命置於「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第三個偉大的里程碑」這樣至高地位上作權威的界定,可見在毛本人全部政治生涯的視野和展望中,「文革」才是他對全人類共產主義革命前景獨一無二的理想投射和行動規劃(王年一:《大動亂的年代》,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162-163頁)。換言之,毛本人真誠地相信,「文革」將成為未來的「革命之母」——對此他反覆論證:「現在的文化大革命,僅僅是第一次,以後還必然要進行多次」(《人民日報》1967年5月18日頭版)。因為在毛看來,若是缺少了「文革」這樣的革命運動,即便俄國有了十月革命的勝利,其成果也是保不住的,最終半途而廢,它建立起來的一整套正宗社會主義制度都變色變質、徹底潰爛了。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