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職場

帶病上班不是好事

克拉克:感冒時卧床休息會加快身體恢復,並防止傳染他人。研究表明,帶病上班對公司和員工本人都不利。

上周的一個早晨,我一覺醒來後,感到劇烈頭痛、鼻塞,令人討厭的感冒癥狀一應俱全。老公抱怨說,我就像懷孕的河馬,一晚上都在不停地打鼾。

然後,我做了我認識的幾乎每個人在這樣的一天都會做的事情:起床,去上班。在地鐵車廂里,很多穿戴整齊去上班的人在我面前不停地咳嗽,唾沫飛濺。當我好不容易趕到自己的辦公桌時,我無疑又被覆蓋了一層新鮮的病原體,空氣中倫敦秋天熟悉的吸鼻涕聲此起彼伏。

這就是人力資源行業所謂的假性出勤(presenteeism),即帶病上班。大量研究表明,這是一種愚蠢的做法,對公司和員工自己都適得其反。

每個人都知道,卧床休息一天會加快身體恢復,同時防止病菌在辦公室里蔓延。患有比流鼻涕更嚴重疾病的人,帶病工作的後果更嚴重,特別是在精神健康方面。

有幾位專家稱,目前在英國,假性出勤是比缺勤更大的問題,甚至可能有助於解釋英國生產率增長乏力。我不知道這是否屬實。但我確實知道,我厭倦了「好消息」: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了解假性出勤問題,並着手採取對策。

這些對策通常以「工作場所健康」計劃為形式,包括各種以往難以想象的小福利:健身俱樂部入會優惠、公司食堂供應藜麥沙拉、站立式辦公桌、還有偶爾的按摩。對於我認識的大部分在大公司任職的人,這些都是標準的公司福利。

有些公司提供更好的小福利。我的一位朋友在一家美國大公司的倫敦辦公室任職。不久前的一個晚上,我們在一起喝酒時,他告訴我,他們辦公室不僅有自己的健身房、理療師、按摩師,還有一名內部牙醫。

美國企業是引領企業員工健康趨勢的奇葩。這在美國是有道理的,因為美國企業一般要為員工的醫保買單。而就我個人來說,我不反對午餐時間獲得牙醫服務,或享用甘藍菜冰沙。我相信,這些小福利的好處多於壞處。但我不相信這些小福利本身能夠有效阻止員工在生病時仍然上班。

人們堅持上班的主要原因與他們的健康狀況無關,而是因為他們為更加精簡、壓力更大的公司工作,裁員是家常便飯,用更少資源做更多事的壓力持續存在。

這種環境令一些人擔心:如果他們請假太多,他們將在下一輪裁員中成為被裁對象。還有些人擔心,自己請假會讓本已不堪重負的同事承擔更多的工作。

不要把這些人與那些最無聊的假性出勤者混為一談。後者半死不活地在辦公室露個臉,就為了顯示自己對公司業務有多麼不可或缺。對於這一類,公司也沒什麼可做的,幸虧他們很可能只是少數。

至於像我這樣的人,去上班的理由是,我不能完全肯定我的癥狀是由病毒引起、還是由於坐了紅眼航班後深夜還與人海闊天空地聊天所致。我猜想是後者,到目前為止,這似乎是對的。

假性出勤問題還沒有明確的答案,特別是如果你所在的行業正在經歷顛覆性的技術變革。如今這種變革似乎覆蓋了大多數行業。曼徹斯特商學院(Alliance Manchester Business School)的卡里•庫珀(Cary Cooper)教授據稱是發明「假性出勤」這個詞的學者之一。我打電話給他,請他談談他的看法。

他同意,對於在辦公室放乒乓球桌和懶人豆袋沙發等「犯傻行為」,沒什麼可多說的。

相反,他認為,解決方案是對部門經理進行培訓,以便在員工面臨過大壓力或生病時,能夠更及時地發現並給予關照——這些是一般的MBA學生沒有學過的技巧。

我認為他說到點子上了,即便在越來越精簡的組織,管理者隊伍也在不斷壓縮。我不期望情況很快就會改變,但至少有人提出了一個比再發一批健身房使用券更好的設想。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