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數據

數字時代的統計數據可信嗎?

邰蒂:隨着經濟活動轉向線上,人們擔心,政府統計人員可能無法像追蹤真實世界那樣準確地追蹤網絡空間的活動。

不久前,零售機構梅西百貨(Macy's)董事長特里•倫德格倫(Terry Lundgren)在紐約經濟俱樂部(Economic Club of New York)的一次活動中採訪了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他們談了很多關於經濟、減稅和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話題。但在我看來,最有趣的時刻出現在倫德格倫請羅斯談談美國人口普查的時候——美國商務部每十年開展一次人口普查。

美國下一次人口普查將在2020年進行,對羅斯來說將是一個具有象徵意義的時刻:他的首份工作是一名不起眼的人口普查員。他知道,在當前的氣候下,人口普查將會受到密切審視。它還會帶來巨大挑戰——從讓一些社會群體相信政府並準確填寫表格,到普查過程帶來的網絡安全挑戰(2020年的普查將是美國首次接受在線填寫問卷)。羅斯表示:「我們將不得不培訓50萬人。」

倫德格倫更擔心另一個問題:能夠相信普查數據嗎?或者他其實是在說,我們現在能夠相信最近的經濟數據嗎?在私營領域,可以很容易地算出梅西百貨銷售了多少件連衣裙,或者有多少員工輪班——但是實體店銷售的比例正在迅速萎縮。隨着業務轉向線上,倫德格倫等CEO們擔心,政府統計工作人員可能無法像追蹤真實世界那樣準確地追蹤網絡空間的活動。他問羅斯:「你真的(衡量)它了嗎?」語氣聽起來充滿了驚人的懷疑。

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畢竟,我們的經濟衡量體系(從GDP到生產率)擅長計算有形的東西,但在量化服務的價值時力有不逮。就網絡空間來說,問題更加複雜。例如,技術變革改變了我們的產量概念:如果智能手機或者公司IT系統的性能增長一倍,但價格保持不變,這種「改善」應該記錄在GDP、投資或者生產率數據上嗎?

還有一個更為微妙的問題:21世紀發生的許多交易沒有任何貨幣交換。比如,想想智能手機上的「免費」應用。這些應用其實並不是免費的,因為你只有通過放棄個人數據或者讓自己成為不同廣告的目標才能獲得它們。這是易貨交易,而非貨幣交易。

然而,易貨交易的問題是,經濟學家們往往以為它已經完全過時,現代統計學可以忽略它們。更具體來說,由於統計只以貨幣價值衡量活動,易貨交易就被自動忽略了。

經濟人類學家有不同的看法,他們認為,貨幣是一種社會架構,只是把社會凝聚在一起並創造「價值」的多種交換之一。實際上,正如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教授大衛•格雷伯(David Graeber)說的那樣,社會信用、易貨交易和貨幣在整個人類歷史上的不同社會中共存。如今的數字世界也不例外:用數據交換服務是網絡空間的基礎,即便它因為沒有被統計在GDP當中而造成了差距。

這些差距有多麼重要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一些經濟學家堅稱,我們質疑統計數據是錯誤的,因為現在的數據並不比過去不準確。畢竟,技術變革一直是過去兩個世紀的特徵,一些活動總是發生在「市場」以外,而在官方統計中這些活動往往被忽視;想想幼托吧。

其他經濟學家認為,技術變革的速度帶來了特別的問題。上月,我參加了在阿斯彭舉辦的一個經濟會議,哈佛大學(Harvard)教授馬丁•費爾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帶着數篇學術論文辯稱,未能準確追蹤數字活動正嚴重扭曲數據。最引人注目的是,有關生產率的官方數據最近出奇的低。這可能表明經濟疲弱;然而,費爾德斯坦認為,這只是表明統計學家在數據中忽視了關鍵活動。

今年夏季,我聽到一位央行行長和一群硅谷首席執行官在用餐時就這類生產率數據展開了激烈討論。這位央行行長承認,他對數據感到擔憂,他擔心這些數據表明經濟缺乏動力;然而科技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們堅稱,統計學家未能衡量他們所在行業的爆炸性增長。「數字活動沒有合理計入,」一位科技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生氣地說,「我不相信(GDP)數據。」

我們沒有辦法確定哪種觀點正確,除非生產率數據開始朝着更合理的方向變動。但下一次當你買衣服(或使用一款免費應用軟件)時,我們有必要考慮一下倫德格倫的問題;以及美國商務部是否最終有答案。就像裙子合不合身一樣,經濟的規模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仁者見仁。

譯者/何黎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