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自由貿易

FT社評:特朗普零和觀念危及亞洲貿易

只要特朗普繼續痴迷於重商主義觀念,美國就有可能搞亂這個地區,而它本應力爭維護自己在該地區的重要性。

現實地說,就貿易而言,亞洲各國對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訪問該地區所能期望的最好結果,就是他不帶來任何重大破壞。迄今,他的干預儘管無知,但沒有造成實質性傷害。但是,一位抱有嚴重誤解的美國總統,始終有可能造成嚴重破壞。

早在他當選之前,特朗普就把幾個亞洲國家列為懲罰目標。這些國家的罪行是對美國保持着雙邊貿易順差。他對中國和日本拋出全套威脅言論,稱這兩個國家操縱匯率(往最好的方向說,這個指控也過時了好幾年),還改變了對國與國之間貿易關係的定性。

對經常帳戶平衡的任何認真分析都會發現,正式貿易協定的影響很小。而且在某種程度上,特朗普自己的行動加劇了美國的整體逆差,因為這些行動鼓勵企業搶在潛在限制措施出台之前完成進口。

如果說特朗普對貿易逆差的理論分析是執迷不悟的,那麼他對現實的無知簡直令人錯愕。周一在日本時,他問日本汽車製造商為什麼不能在美國生產更多汽車,而是要把造好的汽車運到美國。事實上,日本企業在美國銷售的汽車中,四分之三以上是在北美製造的。日資建造的汽車廠幫助重振了美國汽車業,為幾個較窮的州帶來就業機會。

略微讓人樂觀的一點是,特朗普至少在這個場合沒有發出任何新的具體報復威脅,他還談到了日美合作的必要性。但毫無疑問,他對亞洲貿易採取的零和態度,可能嚴重損害該地區的商業信心和貿易。

特朗普退出亞洲經濟合作的最明顯舉動,是他突然廢除《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由12個國家達成的這項全面協定,本應把美國經濟模式輸出至亞太地區。

普遍的看法是,美國放棄東亞貿易領導角色所留下的真空,將被其他國家填補。歐盟正處於同日本達成貿易協定的最後階段,甚至更大的(據稱)威脅是中國,中國正在推動一項涉及16個國家的貿易協定,即《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

這些擔憂有些誇大了。RCEP是一個相當狹窄的協定,主要與貨物關稅有關。歐盟與日本正在談判的貿易協定是一項堅實的成就,但是沒有什麼證據顯示,它會有足夠的影響力促使一大批亞洲國家凝聚共識,達成一項區域貿易協定。

更令人擔憂的是,美國在貿易問題上任性所引發的永久不確定性,可能阻礙亞太地區針對美國市場的跨境供應鏈的成長。此外,儘管貨物貿易迄今基本上順利進行,沒有受到貿易限制的阻礙,但國際經貿架構未能全面解決21世紀的問題,比如跨境數據流。

特朗普對亞洲貿易的態度尚未釀成一場災難。到目前為止,他的行動僅限於阻止新協議,而不是撕毀現有協議。但是,只要他繼續如此痴迷於錯誤的重商主義觀念,美國就有可能搞亂這個地區,而其本來應該力爭維護自己在該地區的重要性。

譯者/和風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