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

學習特朗普 天天發推文

邰蒂:高盛掌門人貝蘭克梵原來不喜歡Twitter,但在領悟到特朗普是個溝通高手後,他改變了想法。他從總統學到三條經驗。

上周早些時候,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執行官勞爾德•貝蘭克梵(Lloyd Blankfein)在Twitter上發布了一張建築工地的圖片,並寫道:「在倫敦。高盛仍在這裡投資我行龐大的歐洲新總部。預期/希望滿員入駐,但有很多事情在我們控制之外。#英國退歐。」

你可能會想,這些話沒什麼奇怪的啊;大家都知道,高盛正在建設新的倫敦總部,同時由於英國退歐,也在歐洲大陸擴充。的確,兩周前貝蘭克梵發布推文稱:「剛剛離開法蘭克福。很棒的會議,不錯的天氣,非常喜歡。太好了,因為以後我會在那裡呆更多時間。#英國退歐。」

但令人吃驚的是貝蘭克梵接納了Twitter;以至於其他首席執行官應該留意。

畢竟,過去高盛對於隱私有點偏執。在全球金融危機期間,媒體對貝蘭克梵的描寫使他深受傷害,以至於他避開記者。但自6月1日貝蘭克梵的Twitter帳號(@lloydblankfein)發布第一則推文(表達對巴黎氣候變化協定的支持)以來,這個帳號已聚集超過6.7萬粉絲。這個數字低於一些科技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谷歌(Google)的桑德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擁有130萬粉絲,他上周發布了有關漢堡包表情符號的推文。特斯拉(Tesla)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粉絲數量高達1420萬,而T-Mobile首席執行官約翰•萊傑爾(John Legere)擁有470萬粉絲。

然而,其他金融集團首席執行官都沒有用這種言簡意賅的方式在個人帳戶上發布推文;貝蘭克梵的帳號甚至拐彎抹角地諷刺過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那麼怎麼解釋他對Twitter的突然接納呢?貝蘭克梵表示,這是最近做出的決定。「我一直在就對我們重要的事情發表言論,但我們之前採用的途徑是向媒體發布新聞稿,」他告訴我,「我以前從沒想過我會在Twitter上發表言論,我以為那麼做過於危險。」

但在硅谷呆過一段時間並注意到特朗普的做法(他曾在Twitter上找過高盛的茬)後,他改變了想法。

貝蘭克梵在某些方面不喜歡特朗普政府。但他讚賞特朗普的溝通「天賦」。他表示:「總統以一種借力使力的方式與公眾互動,剝奪了媒體的中介角色——這種做法的威力極大。」具體而言,他從特朗普那裡學到了3條重要經驗。第一條顯而易見:社交媒體可以繞過媒體。對於貝蘭克梵和特朗普這些覺得自己受到記者傷害的人而言,這個想法很有吸引力。

第二條經驗是,簡短有力的信息能夠最好地取代媒體。貝蘭克梵不使用特朗普式的驚嘆號或謾罵。但他明白措辭讓人難忘的力量。畢竟,愛德曼(Edelman)公關的數據顯示,公眾對權威人士——及其枯燥的新聞稿——的信任已經坍塌;如今唯一能讓公眾信任的就是感覺真實和個人層面的P2P交流。

「如果我有1000詞的篇幅,寫出來的內容就會平淡無奇,但如果只有140個字符,你的性格會表露出來,你被迫一句話說到點子上,」貝蘭克梵指出,「這有風險,但是被迫直截了當是一件好事。」

他從特朗普身上學到的第三條經驗是,積極主動是有好處的。特朗普在2016年競選期間能夠有效利用Twitter,一個原因是他已經擁有了大量受眾。這給企業界上了一課,特別是對那些10年前試圖躲避媒體的華爾街銀行而言。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