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歐盟

歐洲一體化將錯過一個罕見的機遇?

斯蒂芬斯:巴黎提出了一堆重振歐盟的想法。而柏林對法國遠大抱負的禮貌回應,很難掩蓋德國日益收緊支票簿的事實。

經濟在增長;失業率在下降。巴黎提出了一堆重振歐盟(EU)的想法。在柏林,對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遠大抱負的公開禮貌回應,很難掩蓋德國日益收緊支票簿的事實。人們不禁在想,歐洲一體化事業是否即將錯過一個罕見的機遇?

德國多年來抱怨在法國政府中找不到一個正經的合作夥伴,即愛麗舍宮中沒有一位有如下決心的政治家:讓法國經濟現代化、並恢復法國在歐盟政治中與德國對等的地位。德國政策制定者哀嘆道,要是領導歐洲的重擔再次有人來分擔就好了。

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政府的這個願望得到了滿足——可以說得到了超額滿足。馬克龍炙熱的歐洲主義融合了現實主義,後者告訴他:法國必須理順自己的經濟。自大選以來的幾個月里,法國削減了預算赤字、放鬆了勞工法並削減了稅賦。馬克龍正在為獲得自己的話語權付出實實在在的努力。

對歐洲一體化事業來說,時機再好不過了。歐洲重塑自身的需求——通過改革讓自身能力能夠應對當今挑戰——總算與機遇相吻合了。

一些問題可能不會很快消失——東歐某些地方出現反自由主義的倒退,西班牙政府與加泰羅尼亞分裂主義者杠上了。但持久性危機的陰雲已經散去。歐元區的經濟信心處於2001年以來的最高水平,移民危機緩解,民粹主義也基本上暫時得到遏制。

挑戰不言而喻。歐元區的窟窿得到了修補,但這個貨幣聯盟缺乏堅實的經濟基礎。美國科技巨頭的壟斷力量,要求在整個歐盟範圍內出台更為嚴厲的反壟斷和稅收法規。2015年難民危機暴露出兩點:歐盟外部邊界的脆弱、成員國自己的移民法規與申根開放邊境制度之間的矛盾。民粹主義暴露出被落在後面的人們發自內心的不滿。

作為一名剛剛顛覆了法蘭西第五共和國政治秩序的政治家,馬克龍眼下信心爆棚,他描繪的多彩圖景與柏林的灰色現實發生碰撞是不可避免的。然而,我現在看到的是,德國政治家正在踏入一個陷阱,這個陷阱正是英國在身為歐盟成員國的40年時間裡始終未能掙脫的。以這種自己害自己的心態來看,歐洲一體化是一系列零和交易——是一個「鐵公雞」在資產負債表上記錄的一筆筆帳,而非支撐歐洲大陸和平和繁榮的支柱。

就在不久前,德國還是視野寬闊的——不是出於利他主義,而是出於一些純粹考慮本國利益的充分理由。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的經濟福祉和國土安全——更不用說兩德的統一——全都有賴於戰後歐洲秩序的三個支柱。現在,這幾個支柱正受到質疑。

歐盟既是與法國實現和解的工具,又是如下這個著名德國問題的答案:如何容納一個對歐洲來說太大、對世界而言又太小的國家?歐盟也為復興的德國工業提供了市場,這不僅僅是偶然。通過讓美國參與歐洲的防衛,北約(NATO)帶來了重要的安全保障;而1975年的《赫爾辛基協議》(Helsinki)結束了長期處於歐洲戰爭核心的一些邊界糾紛。

這三個支柱正在受到一系列事件的削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為美國總統,讓美國還會在歐洲呆多久成了未知數。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併入侵烏克蘭東部,踐踏了《赫爾辛基協議》達成的條件。歐盟本身失去了英國——儘管英國對歐盟事業一直不能算熱心,但它畢竟是一個歐洲強國。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