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經濟

FT社評:美聯儲新主席應保持政策連續性

鮑威爾應當維持美聯儲基本明智的路線,只能逐步退出過去十年為支撐美國經濟做出了巨大貢獻的非常規貨幣措施。

以往大多數經濟舉措都收效甚微的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做出了自己當選以來最重要的決策之一。這位美國總統已提名傑伊•鮑威爾(Jay Powell)為新一任美聯儲(Federal Reserve)主席。

英國《金融時報》已指出,更好的結果本應是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繼續連任,耶倫2010年進入美聯儲理事會,自2014年起出任美聯儲主席。

耶倫正確地在大體上延續了其前任本•伯南克(Ben Bernanke)的政策,願意用非常規手段刺激經濟。美聯儲退出刺激措施的政策更具爭議性,但至少到目前為止此舉是循序漸進的。鮑威爾似乎代表了政策的延續,因此是特朗普面見的候選人中的第二佳人選。

鮑威爾的確有兩個劣勢。他一直主張放鬆金融管制,撤銷全球金融危機後對冒險行為的一些打壓。加上美聯儲負責金融監管的副主席蘭德爾•誇爾斯(Randal Quarles)也提倡為銀行鬆綁,美聯儲似乎可能轉向支持為金融機構制定更寬鬆的規則。然而,在這個問題上,鮑威爾的看法相對微妙而溫和。他在金融市場上經驗豐富,並被認為是個務實派,而不是一位空想的放鬆監管支持者。

其次,這位美聯儲新主席是一名律師而不是一位經濟學家,因此他對經濟狀況的判斷總會受到質疑。上一位非經濟學家出身的美聯儲主席是威廉•米勒(G.William Miller),他在1978年被當時的美國總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任命。米勒僅當了一年多美聯儲主席,那是一場災難,面對高通脹他拒絕收緊貨幣政策。

鮑威爾不太可能成為另一個米勒。第一,近年來他堅決支持美聯儲的策略:倘若他徹底轉變為貨幣政策鷹派,那將是個意外。第二,在耶倫與伯南克的領導下,美聯儲的公開市場委員會已變得更加開放,比起伯南克的前任艾倫•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位時,對異議的包容度也更高。

因此,鮑威爾強行推行自己想法的可能性不大。縱觀華盛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已經克服了作為一名律師的短板。通過廣泛諮詢基金內部的經濟學家,她彌補了自身專業知識的匱乏。

然而,當一位律師擔任主席時,美聯儲理事會其他成員的構成就變得異常重要。假如特朗普讓鮑威爾身邊環繞鷹派立場的理事,那鮑威爾可能更難推行寬鬆的貨幣政策。

在這種形勢下,耶倫在明年2月結束主席任期後繼續擔任美聯儲理事將是明智之舉。她有權將自己在美聯儲理事會的席位保留至2024年。這並不常見,但也並非史無前例,而且當前的局面尤為需要明智的建議。如果美國經濟遭遇另一場危機,同時又需要採取非常措施,如新一輪量化寬鬆計劃,耶倫的經驗和分析將非常有價值。

特朗普做出了一個合理的選擇,即使這不是最佳之選。鮑威爾現在面臨的挑戰是,維持美聯儲現有的、基本明智的路線,即只能逐步退出過去十年為支撐美國經濟做出了巨大貢獻的非常貨幣措施。

譯者/何黎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