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

美國政治生活出現軍人身影

邰蒂:軍方人士進入華盛頓正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幾年前,讓將軍管理白宮的想法幾乎還是不可想象的。

不久之前,來自北卡羅萊納州的清潔能源企業家丹•麥克里迪(Dan McCready)似乎還滿足於搞好他的企業、多陪陪妻子和四個孩子。但接着,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了美國總統,麥克里迪憤怒了。今年春季,他宣布,他將作為民主黨候選人參加下一次國會競選,挑戰一位擔任了三任議員的共和黨人。

特朗普擔任總統促使很多人首次成為候選人競選公職,特別是在民主黨那邊。但有關麥克里迪的一個明顯細節突顯出一種更廣泛的趨勢:2007年,他曾在伊拉克率領65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組成的一個排,他的競選運動把這份經歷引為一個賣點。「丹曾在戰爭時期加入海軍陸戰隊,」他的網站上寫着,「他現在正志願再次參加戰鬥,這一次是要為(北卡羅萊納州)第九區(Ninth District)的家庭對抗出了毛病的華盛頓。」

最近,有關軍隊將領在白宮所扮演的角色的辯論越來越多,三位功勛卓著的司令官實際上正管理特朗普政府的運作,這既引來一片歡呼,也招致了非議。這三位分別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赫伯特•雷蒙德•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和白宮幕僚長約翰•凱利(John Kelly)。

但很少有人注意到,儘管特朗普一直在將這些退伍軍人招致麾下,一些退伍軍人決定參加競選,既包括國會競選也包括州競選。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並不新鮮。上世紀70年代初,曾在軍隊服役的國會議員比例達到75%的峰值,部分原因是很多人參加過二戰。此後,這個比例平穩下滑,2014年降至17%,軍隊的規模也已縮減。

現在引人注目的是,在退伍軍人從政比例多年滑坡後,更多年輕的退伍軍人希望擔任公職。在去年選上的59名國會新議員中,有三分之一曾在軍隊服役(多數為共和黨人)。政治諮詢顧問們表示,幾百名退伍軍人正計劃參加未來幾年的國會和州選舉,這個數字遠遠高於本10年初的水平。

在由退伍軍人變為政治人士的人群中,民主黨人的數量越來越多。除北卡羅萊納州的麥克里迪之外,還有正在新澤西州代表民主党參選的米基•謝里爾(Mikie Sherrill,當過直升機飛行員)、科羅拉多州的賈森•克羅(Jason Crow,曾在遊騎兵團服役,參加過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和德克薩斯州的約瑟夫•科普瑟(Joseph Kopser,曾擔任陸軍軍官,參加過伊拉克戰爭)。為什麼?人口統計狀況是一個因素:近20年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創造出自二戰以來數量最多的具備軍隊領導經驗的退伍軍人;其中很多像麥克里迪這樣的人對於如下問題也感觸頗深:他們的犧牲對於平民生活應意味着什麼。

但信任模式也發生了轉變。在最近幾十年,大多數公共機構的受尊重程度大幅下降。據智庫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數據,只有20%的選民信任政府。軍隊是依然享有尊重的機構之一:據皮尤數據,79%的美國人信任軍隊。或許這是因為一種集體的負罪感:畢竟,如今只有1%的民眾在軍隊服役。也可能是因為軍隊——與公眾眼裡的其他許多機構不同——看上去仍然帶有任人唯賢的感覺,而且沒有被金錢腐蝕。

對麥克里迪等人來說,也有特朗普的因素。當特朗普最初讓軍方人士進入白宮的時候,許多自由觀察人士感到不安。在美國,軍隊「政治化」的想法傳統上是個禁忌。但最近,麥克馬斯特和馬蒂斯等人逐漸被視為代表理智和理性的聲音。實際上,從我在白宮所見來看,這三人似乎起到非常關鍵的調節和組織作用——這種作用甚至可能是獨一無二的。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