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加泰羅尼亞

西班牙危機不容忽視

拉赫曼:加泰羅尼亞爭取獨立表明,民族和主權等傳統觀念在歐洲仍具煽動性,而歐盟專家們根本不知道如何應對。

歐盟在政治和理論上對西班牙發生危機沒有準備。「歐洲項目」建立在如下觀念的基礎之上:歐盟是自由派價值觀的「安全空間」。一旦某個國家進入這個俱樂部,各方就假設它已經把過去的衝突(無論是內部還是外部衝突)留在門外。

歐盟對於和平解決爭端的信念至關重要,這一點得到各方對於民主、法治和市場經濟基本承諾的支撐。在歐盟內部,國家主權問題也理應失去緊迫性,各種決定理論上在合適層面(地區、國家或歐洲)做出。

但如果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呢?加泰羅尼亞爭取獨立表明,民族意識和主權之類的傳統問題在現代歐洲仍有可能令人血脈賁張。還有一種可能是,這場危機可能導致西班牙中央政府與加泰羅尼亞獨立勢力發生暴力衝突。那將挑戰西班牙作為歐洲項目好處典範的傳統地位。

西班牙在1986年加入歐盟,那是在獨裁者弗朗西斯科•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去世11年之後,距1957年歐洲經濟共同體(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成立已有近30年。自那以來,布魯塞爾和馬德里雙方的牢固共識是,西班牙從獨裁轉向民主、從孤立轉向國際主義以及從貧窮轉向富裕,都是與加入歐盟的決定密切關聯的。

但如果加泰羅尼亞陷入長期而危險的危機,那麼這個美滿的故事將面臨意想不到的曲折。歐盟作為歐洲內部和平與穩定保障者的自我形象也將被削弱。因此,西班牙當前局勢對歐盟構成的挑戰,最終可能比英國退歐還要大。

然而,就目前而言,歐盟似乎別無選擇,只能被動觀望。在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最近一次匯聚28個歐盟國家政府首腦的會議上,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曾試圖開啟有關加泰羅尼亞的討論,但被西班牙首相馬里亞諾•拉霍伊(Mariano Rajoy)一口回絕,而其他領導人不想在這個問題上表態。

這個事件強調了一個事實:儘管受到英國批評者的種種指控,但歐盟並非歐洲民族的敵人。相反,它是一個民族國家的俱樂部。與加泰羅尼亞不同,西班牙是該俱樂部的成員,在關鍵的歐盟機構擁有席位。因此,儘管數名歐洲領導人私下裡擔心西班牙政府處理危機的方式,認為它過於高壓,但他們不願公開表達自己的擔憂。其他一些俱樂部成員(尤其是比利時和意大利)還擔心本國出現分離主義運動。

再說,歐盟在過去5年里已經遭遇足夠多動搖信心的危機。在經受歐元危機和英國退歐衝擊之後,歐洲項目可能承受不起西班牙出現的又一個生死攸關的挑戰。

在西班牙危機爆發之前,支配歐盟思維的柏林-布魯塞爾-巴黎網絡在2017年相當順手。關鍵事件是今年5月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在法國大選中獲勝。這同時代表着民粹主義在歐洲受挫,加強了歐盟在英國退歐問題上的團結,還帶來了馬克龍和默克爾攜手重啟歐洲項目的前景。

對歐盟精英來說,現在壓倒一切的挑戰是抓住馬克龍擔任法國總統的機會,通過煥發出新活力的法德合作來重振歐洲項目。上周我在柏林的一個會議上發現,這種前景主導着歐盟專家圈子的思維。會上,大家花了幾個小時仔細討論了法德聯手的各種可能性。與此形成對比的是,西班牙危機幾乎沒有被提及。會上也沒有深入討論民粹主義在中歐的蔓延,在中歐地區,捷克和奧地利最近的選舉提振了對歐洲一體化持懷疑態度的政黨。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