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互聯網金融

回歸中國互聯網金融的初心

胡一天:中國網貸平台快速圈錢擴張、赴美上市套現,這只是表象。要解決背後代表的經濟兩極分化,必須導正「利益私有化、成本社會化」。

在人類金融史的發展進程中,信貸出現早於貨幣,可說是最淵遠流長的金融創新。無息貸款源自於親友之間的扶持接濟,本質上是一種慈善捐助行為;有息貸款源自於促進工商的以物易物:向鄰居借種子或借鏟子之類的行為,帶有生產目的與經濟效益的預期,以及承擔風險與機會成本的對價。

人類史上何時借出第一筆有息貸款,雖然無法考證,但利息是否與某種生產關係掛勾,利息高低是否符合某種道德倫理標準,以及借貸雙方的信息不對稱是否被濫用,一直是人類社會試圖以法律與科技來協調解決的問題。高利貸與地下金融,即使到了金融互聯網的時代,仍是文明社會光明形象的陰影。循此脈絡,分析中國互聯網信貸平台趣店在美國上市後,因爲創辦人羅敏失言而導致股價暴跌的現象,可以看出全球投資人在超低利率環境中的幽微心理與中國經濟持續轉型的結構困局 。

QE後的高風險樂園

全球金融海嘯後,各國央行堅持十年的量化寬鬆(QE),促進了各類銀行體系以外的融資活動;有些振興了實業,更多的是放大了投機規模。對需息若渴的投資人而言,互聯網信貸平台只是另一種高收益理財產品。至於高收益是冒了多少風險製造出來的,在QE音樂沒停止前,精明識趣的投資人不會多問,但多半一隻腳踩在出口,隨時準備撤退。中國互聯網信貸行業中的各種不當勸誘、冒名騙貸、黑箱風控與不規範討債行為,對華爾街投資人早已不是新聞,遑論保有堅定信心。羅敏失言,賠了市值,贏了先機。趣店後面幾家排隊等上市的網貸平台,將會面臨投資人更嚴格的檢驗。只要估值中「阿里系」含金量仍夠高,已經現金落袋的趣店仍有極大的相對競爭優勢。

日本的非銀信貸在資產泡沫崩潰後的通縮經濟中扮演的角色,亦可借鑒。據《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統計,日本高利貸業者有一萬家(較1990年代的三萬家的規模已有縮小),服務過日本人口的10%,放款餘額可能超過一千億美元。在極端情境下,日本非法高利貸(俗稱「闇金融」)的借款人,可能要負擔高達每日1%的超高複利。大型的高利貸業者利用上市公司的地位與商業銀行合作,雖然維護了日本多層次金融市場的秩序,某些高利貸業者與黑社會的歷史牽連,與濫用日本「恥文化」民族性的不當討債行為,造成相當多社會問題。日本高利貸借款人有些是面臨急需但擔保不足的老百姓,但也有沉迷賭博、深陷債務地獄的邊緣人。日本政府亦努力改善行業形象,並制定許多法規,約束利息上限與嚴控不當催收行為。做為主流金融體系的平行宇宙,影子金融體系事實上也提供了許多夾縫中的服務,亦承擔了相當程度的社會責任。

中國特色的互聯網金融

相比之下,趣店的現金貸產品(以及趣分期時代惹起巨大爭議的校園貸)透過手機錢包與大數據分析快速核貸的商業模式雖然創新,但這些原本應當用來提供社會各階層有效金融服務、促進金融普惠(financial inclusion)的互聯網高科技扶貧與濟急手段,被轉來用以刺激非信用卡年輕族群的消費慾望,雖然可說是提供了經濟轉型的潤滑劑,但對飽受債務驅動投資潮之苦的中國而言,實為一記警鐘:難道這就是值得市場追捧的、具「中國特色」的互聯網金融?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