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大視野

韋恩斯坦性醜聞背後的「律師滅火團」

好萊塢大亨韋恩斯坦的性醜聞持續發酵之際,一份用來讓性騷擾受害者噤聲的保密協議,以及設計這些協議的律師團隊,也同陳年舊案一起浮出水面。

19年前的這個月(1998年10月——譯者注),塞爾達•帕金斯(Zelda Perkins)最後一次走出米拉麥克斯影業公司(Miramax)位於倫敦蘇活區(Soho)布魯爾街(Brewer Street)的辦公室,與一位女同事一起去找律師。她們迫切需要律師的建議。曾在米拉麥克斯擔任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助理的帕金斯表示,她忍受了韋恩斯坦多年的性騷擾,但刺激她辭職的是那名同事稱其遭到了這位電影大亨的性侵犯。

在向專長於媒體業務的倫敦律所Simons Muirhead & Burton的律師們講述了她們的遭遇後,兩名女士得到的建議是尋求從韋恩斯坦獲得損害賠償金。她們的律師開始與代表韋恩斯坦的倫敦大牌律所——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Allen & Overy)進行談判。韋恩斯坦是《低俗小說》(Pulp Fiction)、《英國病人》(The English Patient)等電影的製片人。

最終雙方同意了25萬英鎊的賠償金(由兩位女士平分),並在經過多次持續至深夜、令人筋疲力盡的談判後,擬定了一份具有法律約束力的保密協議。兩位女士簽署了這一協議,隨後近20年再未談起這段經歷。

直到現在。在英國《金融時報》辦公室,帕金斯不再顧及上述協議的條款,談起了在米拉麥克斯為韋恩斯坦工作的日子以及談判保密協議的「極為痛苦」的經歷——一位年輕女子對付好萊塢最具權勢人物之一的法律團隊和威勢。韋恩斯坦最近被公司除名以及數十名女性站出來指控受其騷擾或侵犯,使她鼓起勇氣站了出來。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她表示,她希望揭露有錢有勢的人用來堵住性騷擾受害者的嘴的神秘法律程序。

「我希望公開打破自己簽署的保密協議,」她說,「除非有人這樣做,否則就不會出現對於這些協議有多麼惡劣、受害者會受到多少脅迫的辯論。當年我的整個世界崩潰了,因為之前我以為法律可以保護那些守法的人。結果我發現,這與對和錯根本沒有關係,而完全在於金錢和權勢。」

(圖片攝於1998年,塞爾達•帕金斯和韋恩斯坦在戛納的遊艇。同年,她離開了韋恩斯坦的公司© Zelda Perkins)

如今供職於戲劇製作公司Robert Fox的帕金斯知道違反保密協議有風險,但她表示自己準備好了面對一切。雖然她是在1998年10月達成的那份保密協議的當事人,但那份協議甚至禁止她持有任何完整副本,儘管她確實拿到了幾頁紙,上面羅列了米拉麥克斯和她在彼此間應盡的義務。

協議中有很多條款對她的未來行為作出指示和限制,包括如果她被要求提供證詞該怎麼辦。一項條款規定,如果涉及韋恩斯坦或米拉麥克斯的「任何刑事法律程序」要求她提供證據,她應該「在做出任何披露48小時前」通知安理的律師馬克•曼塞爾(Mark Mansell)。

如果需要她提供證據,該協議規定,「你(她)應盡一切合理努力,儘可能地限制披露的範圍」,還規定如果米拉麥克斯決定抗辯,她將同意向米拉麥克斯提供「合理協助」。

曼塞爾和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拒絕就帕金斯簽署的協議發表評論,她自己在Simons Muirhead & Burton的律師們也拒絕置評。

在韋恩斯坦引發的這一波性騷擾和性侵犯指控中,保密協議以及幫助設計這些協議的律師受到世人關注,被認為是為什麼有這麼多此類案件長期未被曝光的關鍵因素。這些指控不僅指向好萊塢的韋恩斯坦,還指向福克斯新聞(Fox News)前主席羅傑•艾爾斯(Roger Ailes)以及明星主播比爾•奧雷利(Bill O'Reilly)。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