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食與美酒

朝鮮美食:遠超政治意義

扶霞•鄧洛普:儘管在朝鮮只能吃定食,我還是感受到了朝鮮餐飲文化。這些朝鮮菜比現政權早,也必將長存。

從中國邊境城市丹東(Dandong)入境朝鮮後不久,我就第一次品嘗到了朝鮮美食。火車在新義州(Sinuiju)停靠後,一大群朝鮮海關官員仔細查看了我們的各種證件及隨身行李。坐在我對面的中國籍女人(出生於朝鮮,但如今居住在丹東與平壤兩地)收下了她丈夫的哥哥購自新義州某餐館的一大包吃的東西。

火車駛出車站後,她主動與我們分享所帶美食。紫菜包飯軟爽鮮美,包着涼米飯的紫菜調了香油以及牛肉粒、雞蛋、胡蘿卜以及其它珍饈後,味道無與倫比。從新義州到平壤的五小時車程中,我們一邊享用着紫菜包飯,一邊欣賞窗外漸次映入眼帘的景緻。此時正是早春時節,只見田野荒蕪,山頭光禿,兩邊路上空無一人。

我們不時能看到村裡廣場上懸掛的巨幅政治宣傳畫以及矗立田野中、革命味十足的紅字白底宣傳標語,兩邊則是招展的紅旗。每幢政府大樓都懸掛着已故領袖金正日(Kim Il Sung)與金正日(Kim Jong Il)如真似幻的慈祥臉照,它們顯得那麼英姿勃發。這是一年多前的情況。一年多後,最近爆發了核威脅與導彈危機。

當天晚上,我與另外九名旅遊團成員一起參加了在羊角島國際酒店(Yanggakdo hotel)舉行的晚宴。這座高聳入雲、模樣略微有些嚇人的塔式酒店坐落於大同江(Taedong river)中的一座小島上。我們按朝方要求已把護照上交給導遊,手機也已關機,此時的我們略顯緊張,只得不時開些不痛不癢的玩笑緩解情緒。接待方嚴格規定:我們永遠不得走樓梯,不得探看酒店庭院(停車場例外)以及只能搭乘我們客房所在層的電梯(禁止在其它樓層搭乘電梯)。

一位美國大學生奧托•瓦姆比爾(Otto Warmbier)此前遭朝鮮當局拘捕,原因是他試圖從官方規定的嚴禁區域盜取宣傳標語牌。他在電視上痛苦流涕表示懺悔後就再未露面。(2017年6月,腦部嚴重損傷、陷入昏迷的他在拘押一年多後被遣返回國:回國後六天他就告別了人世。)

通常情況下,不管去哪兒旅遊,我吃飯都會入鄉隨俗:與結識的每個人聊本地特色餐飲,到處找尋地道餐館與集市,並作大量筆記。但在朝鮮,如此機會特別受擎肘。我們的旅遊路線都經事先批準,而且高度警惕的導遊一直形影不離。拜訪普通家庭或是自主散步都是可望不可及。

這次朝鮮觀光游,我一直有些擔驚受怕:擔心簡單的飲食問題一不留神會觸及敏感話題,正常的記筆記可能招禍。於是平生第一次,我在旅程中不折不扣按規定套餐用餐,絕不敢越雷池半步。

當然,作為一名中國美食的廚師及作家,對規定套餐也是頗為好奇。但我的好奇心還是有些良心自責:我想,在這個最近旱災肆虐、食品仍定量供應、當地百姓飢貧交加的國度,我們堂而皇之吃喝是否合適?上世紀90年代末,至少有幾十萬朝鮮百姓死於飢荒(有些媒體估計餓死300萬人),很多倖存者仍至始至終生活在飢餓的陰影中。

「沒有糖可以活下去,沒有子彈就不能生存」,是已故領袖金正日主政時提出的宣傳口號。金正日在國民忍飢挨餓的時候,傾注巨資發展軍力。聯合國在2017年3月最新發布的一份報告中估計,朝鮮20%的國民仍面臨「糧食短缺、營養不良」。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