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歐盟

歐洲可能出現更多加泰羅尼亞?

加內什:加泰羅尼亞人具有特彆強烈的民族認同感,但是分離主義情緒的其他原料存在於歐洲很多地方的城市區域。

從我到米蘭和阿姆斯特丹的出差經歷看,如果歐盟(EU)在試圖阻止其成員經濟體走向全球,那麼它做得很無能。這些城市裡滿是活生生的證據,證明布魯塞爾並不是歐洲懷疑論渲染的那種「死亡之手」。從好的方向說,歐盟是商業開放的促進力量;從最糟糕的方向說,它是無關緊要的。

對於所有富裕地區而言,複雜關係是(或者應當是)它們與所在國家之間的關係。正是民族國家對它們的產出徵稅,然後把這些財政收入轉移到其他地區。正是民族國家可以通過選票的絕對力量,採取不符合它們利益的行動。問問倫敦人吧。相比之下,歐盟儘管擁有種種超國家主張,但沒有要求他們作出任何貢獻。

那麼為何沒有出現更多的加泰羅尼亞?或者是更多的威尼托和倫巴第(這是意大利的兩個地區,上周日投票要求更大自治權)?未來會有更多嗎?加泰羅尼亞人具有比多數地區人口更強烈的民族認同感,但是分離主義情緒的其他原料(似乎包括經濟自立和歷史上的自治經歷)存在於歐洲乃至其他地方的城市區域。

過去幾十年來,城市與去工業化的內陸地帶之間的實質性差距,已成為西方民主國家內部最棘手的斷層線。看看美國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法國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或者英國退歐的選民分布地圖吧。但是真正的麻煩始於我們只通過那些掉隊地區的視野來看待這種失衡,以為可以用基建工程、產業保護和以新的文化敏感對待保守傾向的鄉村地區來進行補救。

作為一項道德命題,這是正確的:先照顧弱勢群體。作為對隨着時間推移政治將如何發展演變的解讀,這可能本末倒置了。貧窮的鄉村地區對快速發展的大都市感到的憤怒——加來海峽(Pas-de-Calais)地區對巴黎的憤怒,印第安納州對紐約的憤怒——最終在分量上可能不如反方向上的憤怒。根據後一版本,未來的局面將是城市居民感到不公,他們覺得自己的富餘產出被鄉村地區搭便車,卻在投票時被那些地區的不開化選民佔上風。(不妨稱其為「不納稅卻享有代表權」。)民族國家的政府發現,要從一個地區收稅來補貼另一個地區變得更難了。地方主義運動興起了,要求獲得越來越大的自治權,即便不是要求正式獨立的話。

如果不存在民族同質性,界定一個國家的將是自動財政穩定機制。國家觀念無非是富裕地區理所當然地願意補貼其他地區。如果這種意願消失了,國家也就變得有名無實了。

會這樣嗎?如果說有任何東西可以表徵當今的保守派——比如特朗普總統的前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或者給你帶來英國退歐的那些人——那就是一種習慣:他們談起民族國家時,就彷彿那是歷史長河中一個不可談判的常數、而非最近幾個世紀臨時湊合的產物。他們散發出暴發戶的氣息,永遠對着一棟模擬的都鐸王府堡宣讀傳統。國家的歷史太短了,不配獲得這種永恆假設。國家出現在福利國家之前,那時地區之間的財政轉移太小,不會對任何人構成負擔。國家也出現在全球經濟之前,在全球經濟產生回報的是在城市彙集的知識和資本,而不是土地和工業。國家這個概念尚未經受過現代世界的考驗是奇特的。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