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優客工場

毛大慶:中國共享辦公之王

一提到WeWork的聯合創始人諾依曼,毛大慶就岔開話題,在一個小時的談話間,這似乎是態度溫和的毛大慶唯一一次接不上話。

上世紀70年代毛大慶在北京成長的時候,他的外祖父毛梓堯會帶着他去看自己設計的場館,比如中共政府位於天安門廣場的會議場所——人民大會堂。毛梓堯是中國著名的建築師。

毛梓堯教會了其外孫欣賞藝術和繪畫,他的專註和熱忱對毛大慶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毛大慶在自己創辦的、總部位於北京的優客工場(UrWork)表示:「我學的是建築。」優客工場如今是中國最大的連鎖共享辦公空間提供商。在通往北京中央商務區優客工場總部的道路兩旁高樓林立,還有起重機正在幫助建造更多的大樓,這與毛大慶小時候欣賞的初級共產主義時代的建築完全不同。

毛大慶繼續說道:「在那個時候,父母們希望他們的子女學習工程、科學,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工作是你在大學畢業時就分配好的。」在被問及自己年少時候是否希望創業的時候,他哈哈大笑起來。「創業?我們從來沒聽過這個詞。」

毛大慶經營着一家從中國創業熱情高漲中謀利的公司。優客工場租下位於城市中心的大樓,把它們裝修為共享辦公空間,然後把這些場地租給剛剛起步的公司。

在兩年時間裡,優客工場發展成為中國共享辦公領域的首家「獨角獸」企業,號稱估值達到12億美元。該公司的發展緊跟中國近年的創業潮。在毛大慶首次自己創業、成立優客工場的2015年,還有許多人也做着同樣的事情:當年公司註冊數量飆升21%,達到440萬家。

他計劃在美國和倫敦開設工場以幫助中國創業家進軍西方,這讓他與美國共享辦公空間提供商WeWork發生了衝突,後者最近在美國起訴了優客工場。

WeWork指責優客工場的品牌和想法是模仿他們的,並且侵犯了其商標權。如今毛大慶辯稱,中國有「數百家」企業的名稱是在work前加上兩個字母的前綴。此外他還指出,要求一家公司不能做與你類似的事情不是很奇怪嗎?

一個中國企業家就市場競爭向美國人說教,這有些諷刺,不過他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在英國《金融時報》記者一提到WeWork的聯合創始人亞當•諾依曼(Adam Neumann)的時候,他就岔開話題——數周前他還將諾依曼稱為「老朋友」。這是在一個小時的談話中,這位態度溫和的首席執行官唯一一次似乎接不上話。

在辭去萬科(Vanke)副總裁的職務之後,毛大慶創辦了優客工場。當時萬科是中國最有價值的地產公司。

他說:「我從自己身邊感覺到中國社會的變化。」他指的是創業潮,以及由智能手機帶動的科技行業蓬勃發展趨勢。

他在萬科的時候曾公開談論自己患抑鬱症的經歷,這在一個精神疾病背負着嚴重污名的國家裡顯得異常的誠實。但他不是因為健康問題離開萬科的。

他說:「我實際上很喜歡當一名職業經理人,有一個施展才華的大平台。」他補充稱,「但眨眼之間我就快50歲了,」還沒有試試自己能幹些什麼,因此他在46歲的時候離開萬科,當時他對於下一步做什麼只有模糊的想法。

他意識到在大城市有閑置的商業地產,他還看到了共享辦公空間在海外是如何取得成功的。他說:「我曾計劃在第一年開1到3家工場。有些人說3家太多了。

他們錯了。到2015年年底,優客工場的共享辦公空間有100家公司入駐。一年後,入駐公司達到1000家。在今年前8個月,該數字繼續猛增至4000家。在兩年時間裡,優客工場在世界各地的30座城市租賃了100個場地,而且儘管在美國遭到起訴,但它最近還是在洛杉磯開設了首家美國辦公室。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