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核武器

人類的好運也許到頭了

庫柏:我們享受了72年的和平與繁榮(當然有人稱之為「精英的失敗」)。然而近期事件表明,我們走運的時期很可能快到盡頭。

前不久,我簡短地遊覽了荷蘭的五個城市,其間我不由得這樣想:我眼前的景象是人類發展的巔峰。世界任何地方的人都未曾有過更美好的生活。大部分城鎮中心都引人入勝,這些地方几百年來未遭破壞。悠閒的人們騎著自行車經過露天咖啡座。唯一的麻煩就是路面被挖開,因為市政當局要改造本來沒什麼問題的基礎設施。對此,有人會下意識地反駁稱,我看到的是不接地氣的精英階層在享受,其實普通人的生活每況愈下。事實上,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歷來注重平等的荷蘭在收入分配上變得更加均等。而典型的荷蘭人並沒有受到特別的眷顧。即使在極不平等的美國,家庭收入的中值也有相當不錯的59039美元。

從歷史長河的視角看,與流行觀念相反,如今大多數西方人的生活相當滋潤。我們已經享受了72年的和平與繁榮(從有些人的嘴裡說出來就變成了「精英的失敗」)。然而,正如近期事件似乎表明的那樣,我們走運的時期很可能不會持續太久了。我不會在自己的前胸後背掛著告示牌稱,「世界末日就要來了」,但現在是「賣空」人類未來的好時機。

看看我們所知道的威脅吧,《經濟學人》(Economist)雜誌稱,自1970年以來,自然災害的數量已增至原有水平的4倍多。從印度到休斯敦,近期的洪水與颶風是新常態。氣候變化還將惡化,但無論如何,這還只是多個初生的自然危機之一。斯德哥爾摩社會生態系統應變及發展研究中心(Stockholm Resilience Centre)稱,我們已經越過了生物圈的「核心邊界」:人類引發的生態系統的變化,目前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快。這甚至對非環保人士也很重要,因為當一個物種滅絕後,其他依賴它生存的物種也會緊隨其後。生態系統衰退,一些營養物質變得稀缺,人類也會面臨失去「安全操作空間」的風險。但枯燥的科學不會成為新聞。

講到這裡,依照慣例我們要呼籲「可持續發展」,但坦白講,這不會發生。人類幾乎肯定不會及時做到環保。《巴黎協定》——即使得到遵守——也遠遠不夠。回想一下科羅拉多大學(University of Colorado)政治科學家小羅傑•皮爾克(Roger Pielke Jr)得出的「氣候政治的鐵律」:在追求經濟增長還是減少排放的任何選擇上,經濟增長總是勝出。沒錯,可再生能源是未來,但我們仍將燃燒所有剩餘的化石燃料。荷蘭已經讓自己免受洪災之害,但休斯敦和達卡並不會。

與此同時,到2050年,世界人口還將增加近30億,其中大部分將是在貧窮和炎熱的國家。對比一下:1960年全球人口只有30億。荷蘭地理學家埃瓦爾德•恩格倫(Ewald Engelen)引用一個估算稱,「未來40年我們需要的食物將比歷史上全部收成的總和還要多。」我們很可能生產得出這麼多食物,但這些食物分配不到馬里人和埃塞俄比亞人手裡,因此他們中會有更多人湧向北方。

為地球降溫的最好方式,很可能是科學家所假設的核戰爭之後的「核冬天」。最近我們得知,前蘇聯軍官斯坦尼斯拉夫•彼得羅夫(Stanislav Petrov)已經在今年早些時候去世了。1983年,是他決定不發射核導彈,儘管一個警報(錯誤地)表明美國已發動攻擊。彼得羅夫後來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幸運的是當時碰巧由受過文職教育的他值班。他解釋道,他的同事們都是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的「職業軍人」。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