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FT大視野

電動汽車:中國充滿激情的權力遊戲

中國政府以補貼等措施大力支持電動汽車行業,以求在該領域引領全球。但沒有消費者的響應,該行業仍難起飛。

「如果沒有技術上的突破,很難看到新能源汽車真正普及。問題是電池不適用於摩爾定律,」他說,他是指計算機處理器性能的指數級增長。

通用汽車(GM)首席執行官瑪麗•巴拉(Mary Barra)上個月呼籲減少國家指令、更多地讓市場力量決定中國電動汽車政策。她在上海發言時指出:「我認為讓顧客選擇滿足他們需求的技術,而非政府下指令,才是最行之有效的做法。」

很多經濟學家和電動汽車行業高管都在建議中國等待市場和電池技術趕上他們的雄心,但中國的政策制定者們堅持,國家對市場的干預是一種慷慨的幫助,這是讓電動汽車業首先實現可持續發展所需的催化劑。

根據配額制度,汽車製造商們每生產一輛電動或混合動力汽車將會獲得一定積分,同時每生產一輛傳統燃油汽車將會消耗一定積分。為順應這一計劃,大眾(VW)、通用汽車、福特(Ford)及其他汽車企業今年紛紛宣布成立合資企業,合資方主要是些規模較小的中國汽車業同行。

一名專家表示,它們生產的汽車主要是小型車,質量不好,為的只是完成配額。「這是一種很短視的做法——它們想先取得信任,幫助自己最大限度地通過政策獲得財務好處,」美國管理諮詢公司艾睿鉑(AlixPartners)上海辦事處的許謙說。

北京的一位行業遊說人士表示,配額制度是把補貼的負擔轉移給私營部門、以取代政府逐步減少的補貼的一條途徑。

最大的障礙似乎在於政府規劃者考量中的一個新因素:消費者似乎不急著響應政府的號召。

今年4月,大眾汽車(中國)首席執行官約赫姆•海茲曼(Jochem Heizmann)表示,要賣出大量電動汽車將並非易事,但這是可運作的。他接著說,向汽車共享和打車平台車隊出售產品,將在電動車業務中佔據很大比例。「設計和生產這一產品是一方面,」他說,「另一方面,必須要有顧客購買。」

儘管中國所提供購車獎勵的慷慨程度僅次於挪威,但這並未使電動車得到大範圍普及。在挪威,混合動力車和電動車分別佔到2016年新車購買量的24%和15%。而去年這兩者僅佔中國新車購買量的1.32%。發布汽車行業消費者數據的君迪(JD Power)的蔡明(Jeff Cai)說,在很多地方,內燃機汽車悄悄地回來了。他說,車主們發現純電動汽車很小,空間狹窄,於是又轉回到內燃機汽車或插電式混合動力車。

惠譽評級(Fitch Ratings)表示,中國6個限制內燃機汽車牌照發放的城市便佔到了電動汽車和混合動力汽車銷量的70%。在北京,唯有通過搖號才能取得內燃機汽車的牌照,而在上海,牌照價格可能高達8萬元人民幣,而且要等待很長時間。許謙說,購買新能源汽車的人,主要想取得牌照,而不是電動車。

在中央計劃的全盛期,中國政府擁有更大的決定權,可以不理會消費者想買什麼,廠家想生產什麼。現在情況不同了。新出現的中產階層想要更寬敞、更舒適的駕駛體驗。現實就是,除非或直到中國消費者想駕駛新能源車,這一市場也許永遠不會起飛。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