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能源業

能源行業面臨民粹主義風險

巴特勒:能源企業很容易成為民粹主義者的攻擊目標,它們應該努力證明自己既不貪婪也非剝削者,而不是靜等民粹主義浪潮過去。

民粹主義正大行其道。2016年的英國退歐公投和美國總統大選顯示出了一種偏離客觀、理性分析的趨勢。列格坦研究所(Legatum Institute)的一項新研究表明,民粹主義仍勢頭強勁。這項研究聚焦於英國,但有明顯跡象——從德國大選到波蘭、匈牙利的危險局勢——顯示出,民粹主義浪潮正在波及發達世界的許多地區。對於習慣了基於事實、確鑿證據加法治的世界的企業而言,這令它們極為不舒服。對於那些很容易成為民粹主義者攻擊目標的行業(如能源業)的企業而言,情況尤為令人擔憂。

上述研究證實,人們開始轉向反對開放市場經濟,這一情形是我們幾十年來從未見過的。該研究顯示,私營部門正遭到蔑視,而且被視為僱員和消費者的雙重剝削者。與私營部門最相關聯的三個詞是自私、墮落和貪婪。「利潤」幾乎成為了一個與「全球化」同樣骯髒的詞。人們希望對高管薪酬進行管控,希望對企業多徵稅。將供水公司、鐵路公司、能源公司國有化的要求強烈,而且不只局限於左派。76%的受訪者希望對鐵路公司重新實行國有化;77%的受訪者希望政府接管電力行業。這些觀點既來自傳統左派,也來自政治右派。

當然,私營部門某些領域的行為引發並強化了這些態度。給予高層管理者的荒唐的薪酬獎勵——甚至連接受者都感到尷尬;大獲成功的公司在繳稅方面享受系統性減免;與政府談判(就新核電站合同等問題)時濫用企業權力,只是出問題的一些近期最明顯的例證。這些事例或許是例外,但它們很容易被視為通例。公眾的反應可能是因為不了解情況或者受到了誤導,但這一點不能被忽視。如果企業搞不清這一問題,它們就有被民粹主義政客樂於駕馭的浪潮壓垮的風險。

問題在於眾多企業能做些什麼來證明它們既不貪婪,也非剝削者。能源行業是一個很好的出發點。能源公司大都規模龐大、全球運營、高盈利(至少從絕對數字來看)、高薪酬、資本密集(非勞動密集),而且似乎無需對任何人負責。由於該行業從事任何特定活動的公司的數量都不多,因此,必然會造成串通和寡頭壟斷的嫌疑。簡而言之,無論這種誇張的描述多麼不公平,在這一行業經營的公司很容易成為被攻擊的目標。任何懷疑這一點的人都應該找電力零售商談談,後者現在正受到一套新的價格管控措施的威脅,目的是制止「定價過高」。

首先需要做的是兩步。第一,企業必須承認它們是社會的一部分,它們以被服務對象的滿意為宗旨。那些不顧這一現實、認為可以犧牲整個社會以實現利潤最大化的企業,很可能被揪出來。許多公司並不完全接受這一思路。它們為自己設定了福利和行為標準,但在新形勢下,它們必須做得更多。例如,那些將生產率提高簡單地解釋為削減工作崗位的人,將不得不開始對那些失業者承擔責任。供應鏈的發展以及積极參与對企業所在社區的支持,很可能成為有關「企業社會責任」相當乏味和空洞的對話的更實質性的新定義。

第二步是治理。在近期公司失敗的案例中,缺失的一直是董事會的角色。瑞安航空(Ryanair)、貝爾-波廷格(Bell Pottinger)、大眾(Volkswagen)等公司都有高薪的非執行董事,但這些人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阻止公司陷入困境。這一問題並非這些公司獨有。在大多數企業中,董事們與用戶或僱員之間沒有任何接觸,在多數情況下,只與股東有極少的接觸。傳統的治理體系已經崩潰。為了恢復民眾的信任、對抗民粹主義浪潮,我們需要一些更好的治理機制。

在能源行業,董事會應該包括真正獨立的成員,他們了解公司運營的環境以及他們所做決策的影響。一些公司已經採用了這種方式——創建由當地居民和專家組成的獨立小組,就公司在特別敏感領域的運營提供建議。這種方法現在應該推廣到公司運營的所有方面。此類小組應發揮建議者的作用——提醒那些可能不會被注意到的風險,並為應對非理性攻擊提供支持。

我相信,許多公司只是希望能保持低調,盡量避免犯錯誤或者被曝光,直至民粹主義浪潮過去。這樣做未免太掉以輕心。民粹主義非常危險,需要系統性、有組織地應對。

譯者/申凱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