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與FT共進下午茶

伊萬卡•特朗普:「我不會被噪音分心」

伊萬卡•特朗普9歲時遭遇父母離異,那段經歷讓她形成極好的心理素質,使如今身為第一千金的她能夠堅強應對白宮現實。

2017年8月12日日落時分,也就是新納粹主義者在夏洛茨維爾街頭手持火把,高呼「猶太人不會取代我們」遊行結束大約24小時後,伊萬卡•特朗普(Ivanka Trump)正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位於新澤西州的高爾夫俱樂部,此時猶太教安息日剛剛結束。伊萬卡和她的丈夫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把安息日期間關機的電子設備重新開機聯網,他們終於看到了遊行後的暴力衝突,以及總統對白上至上主義者輕描淡寫的譴責引發的愈演愈烈的騷亂的畫面。

那晚,第一千金掂量着她該如何行動。星期天一早,她發推文譴責了仇恨團體。另外,她建議父親對新納粹團體採取更強硬的立場——特朗普在次日按照女兒的意思作了表態。

那個星期一,伊萬卡和庫什納前往佛蒙特州,在山中開始一個短暫的假期。這次旅行沒能按原計劃進行。不到24小時後,總統在一個記者會上再次斷言,暴力衝突的「雙方」都有責任,並表示,新納粹主義者中間有一些「非常好」的人。

在佛蒙特,庫什納開始打電話,試圖緩和事態。與此同時,伊萬卡努力堅持度假的初衷:清靜一段時間。她打開了一本書。她沒有收看父親記者會的直播。幾天後,她看了一小段Vice新聞(Vice News)製作的、採訪遊行示威背後的白人民族主義者的紀錄片。其中一個場景是,一名新納粹組織者直接叫板伊萬卡和她的丈夫,對總統「把女兒嫁給一個猶太人」的「醜陋行徑」發表了輕佻的評論。

對伊萬卡而言,這段紀錄片使她對夏洛茨維爾事件有了切身的感受,而白宮的其他爭議從未讓她有過這樣的感覺。「看到那些圖像,聽到[伊萬卡的]名字稍後被提及,顯然把這件事提升到了個人層面,」熟悉她的思路的人告訴我。但她仍未再公開發表評論。

這是對一起棘手事件的低調反應,並凸顯出外界對於伊萬卡這位白宮歷史上最具實權的第一子女之一繼續存在認識誤區。在新一屆行政當局任職八個月以來,她和她的丈夫發現,他們深陷她父親入主白宮後沒完沒了的泄密、人事調整和內鬥大漩渦。不過,很多人抱有的假設——例如第一千金有控制父親的特殊本事,抑或最終她會忍無可忍,與父親的總統任期撇清關係——似乎都不靠譜。

部分出於對家庭的忠誠,部分出於對自己未來雄心的考慮,伊萬卡採取的是從長計議的策略。在不認同父親的所作所為時,她選擇了隱忍,這讓她保住了白宮最有價值的資產:總統的信任。

「公開表達異議將意味着我不是這個團隊的一份子。當你是團隊的一員時,你就是團隊的一部分,」她說,「這並不表示白宮的每一個人都持單一的觀點——我們並非如此,而我認為這是好事,是健康的——但這並不意味着我們要公開[互相]拆台,拆本屆行政當局的台。」

夏洛茨維爾事件發生兩周後,伊萬卡和我坐在她白宮的辦公室里,這間辦公室在橢圓形辦公室和她丈夫、總統高級顧問的辦公室的樓上。儘管在白宮西翼辦公樓,其它房間的內飾採用金色、米色和桃花心木色調的高檔萬豪(Marriott)酒店風格,但伊萬卡的辦公室採用一種有點令人震撼的白色色調。這位新近煉成的總統助理的品味,和她在自我控制方面的名聲十分相稱。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