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17諾貝爾經濟學獎

走近理查德•塞勒

桑德布:凱恩斯曾認為,經濟學大師必須是具備多種天賦的罕見結合體。在如今仍健在的經濟學家當中,沒有幾個人比塞勒更符合這一描述。

欣賞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的研究成果有許多方式,這些方式都很輕鬆愉悅;這位經濟學家本周被授予諾貝爾經濟學獎(Nobel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如果你其他什麼都不做,又對他的其他研究成果一無所知,那就讀一讀他從兩年前開始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上寫的專欄,關於正常人為什麼不像斯波克(Mr Spock,《星際旅行》主角之一——譯者注)。

要知道,他的專欄是他的智慧、溝通天賦、以及他在經濟學上投入的畢生心血的一個精美寫照。作為行為經濟學領域的創始人,塞勒的使命是分析現實世界的人們做出經濟決策的方式。(《泰晤士報》(The Times)曾策划過一個版面,收集了塞勒在其他報紙上寫的專欄。)

如果要更深入地了解塞勒,看看諾貝爾評獎委員會受人歡迎的信息文件和科學背景文件是不錯的選擇,這些資料都是深入淺出的。它們展示了塞勒的研究成果圍繞三個相關的概念:有限理性(bounded rationality)、有限意志力(bounded willpower)以及有限自利(bounded self-interest)。

舉幾個例子:關於有限理性,塞勒提出了所謂的稟賦效應(endowment effect)。人們稱他們願意為某一物品支付的價格,往往是他們願意賣出該物品的心理價位的一小部分,即使他們擁有這件物品只有幾分鐘。

關於有限意志力,塞勒是最先論證人們對於即時消費的特別偏好的學者之一。相對於即將來臨的未來,人類對「當下」看重得多,以至於他們區別對待兩個間隔相等、但其中一個在更遙遠未來的時刻。這導致人們為自己的將來「未雨綢繆」的程度往往低於他們的真正意願。

關於有限自利,塞勒推廣了「獨裁者」和「最後通牒」等實驗。這些是關於分一筆錢的理論問題;在這類問題上,一個真正的「經濟人」(homo economicus)會將一切據為己有,但真實的人會表現出對公平的強烈偏好。塞勒和他的同事們最先確認的這種對公平的偏好存在於各種場合和背景下,包括在處理一大筆真正的錢時。

前面說了看看諾貝爾評獎委員會的文件是個不錯的方法。但還有更好的選擇,那就是讀一些塞勒自己的著述。他不定期為《經濟展望期刊》(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撰寫一個名為《異常現象》(Anomalies)的專欄,出色地展現了自己精湛的說教方式。該專欄的每篇文章都記錄了一種簡單、馬上就讓人認得出、而且公然違背常規經濟學理論的行為模式。很幸運,這些專欄文章都可以在《經濟展望期刊》的網站上找到。

但除了塞勒著述的內容以外,我想強調的是它在理論上、政策影響上、以及對經濟學專業的影響上達到的非凡程度。

從理論水平上說,諾貝爾文件將塞勒與可以追溯至亞里士多德(Aristotle)、亞當•斯密(Adam Smith)(尤其是他的道德心理學理論)和弗洛伊德(Freud)的思想傳統聯繫在一起。塞勒重視「選擇基礎設施」的重要性——他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的關於英國退歐公投的評論文章就運用了這一理論——將他與有關權力的政治理論文獻聯繫起來,這種理論強調,定義選擇菜單是一種對權力的行使,其重要性超過決定選擇什麼。

他的思想上的直接前輩是莫里斯•阿萊(Maurice Allais)和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這兩人也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曾經研究和塞勒類似課題的當代學者名單,簡直像是經濟學和決策理論領域的名人錄:喬治•阿克洛夫(George Akerlof)、加里•貝克(Gary Becker)、丹尼爾•卡內曼(Daniel Kahneman)、賴因哈德•澤爾騰(Reinhard Selten)、托馬斯•謝林(Thomas Schelling)、阿馬蒂亞•森(Amartya Sen)以及羅伯特•索洛(Robert Solow),這些人全都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