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公益

慈善工作如何影響了石黑一雄?

周健:通過做慈善公益,了解社會底層人的經歷,石黑一雄在人與社會、政治以及倫理問題上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石黑一雄在接受《日經新聞》採訪時說:我覺得父母沒有直接影響到我的寫作,「幫助流浪者的經歷」對我寫作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

1974年,石黑一雄在英國肯特大學主修英語和哲學,讀完一年級以後,他就休學一年,去了蘇格蘭的格拉斯哥做志願者,幫助當地的貧困人群。結束蘇格蘭的志願服務回到大學後,石黑一雄發現,「在酒吧或者學生宿舍里討論出來的人生模板,其實在你的生活中只適用於某一個點。事實上,你對自己的生活並沒有那麼強的控制力。」

很多中國人也許不能理解,為什麼對石黑一雄影響最大的不是最親近的父母,而是那些陌生的、不成器的流浪者。在中國,流浪漢和窮人,往往是被人瞧不起的、鄙視的。在很多人眼裡,絕對的「能者多得」已經成為正當的、無人質疑的社會法則,「不平等」已經內化為我們的社會意識形態,對窮人提供幫助的行為,常常可能被人用「道德綁架」來質疑。但是,難道窮人天生應該受窮?難道這中間沒有社會分配製度的缺陷么?如果存在社會分配製度的缺陷,這些窮人是不是就應該得到社會的幫助呢?

前不久,螞蟻財富聯合16家基金公司共同推出一組主題為「年紀越大,越沒有人會原諒你的窮」的廣告,引發社會不適,最後以支付寶道歉收場。

「貧窮是罪惡」的觀點並非是螞蟻財富憑空創造,而是由來已久。到了啟蒙運動時期,「人人平等」的現代思想才被提出。特別是盧梭《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一書的發表,使整個西方社會對窮人的態度發生了根本變化,大家逐漸意識到每個人都應該享有最基本的生存權利,沒有人應該天生受窮,很多貧窮是社會制度的不平等所造成的。在盧梭的基礎上,康德指出沒有人註定生活在貧困中,救助窮人是國家的義務。國家調節窮人與富人之間的關係是可以接受的方式。

現代的美德應該是去創造出一種由理性、平等人組成的團體,在這個團體中,每個人都應作為目的被平等地尊重和對待。這就是現代民間慈善公益出現的倫理基礎,現代慈善公益組織將資助人和受助人隔離,能有效避免窮人在接受資助時的屈辱感。

當我們把人人平等和保護窮人的生存尊嚴,當做現代慈善公益和志願服務的倫理基礎的時候,我們才能夠理解,石黑一雄說「幫助流浪者的經歷」對他寫作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

石黑一雄在休學期間,拿着打工掙來的錢,在美國西海岸流浪了三個月。他在接受採訪時說:「他輾轉於美國西海岸的各個城市,住過流浪者避難所,遇到了嬉皮士等各色人等,那段經歷很令人激動。格拉斯哥平民窟的經歷也令我非常難忘。人們的生活狀況極度嚴峻,圍繞工會的政治是真正的政治鬥爭。並且,社會問題堆積如山,人們甚至不知在這種地方該如何去維持生活。我認識了很多當地人,從他們那裡直接接觸到了這些問題。得益於此,次年,我回到學校,就覺得大學裡那些裁軍運動只不過是小孩過家家的遊戲。」

「因為我了解到政治是如何影響着人們的生活,又對政治抱有強烈的關心,所以大學畢業後,我從事了幫助流浪者的社工工作。在年輕敏感的時期,如此深刻的體驗給我帶來了很大的影響。直到現在,我依然時有負疚感,因為我從他們身上學到的東西,遠遠超出我為他們所做的。」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