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養老

與長壽相伴隨的難題

韋布:很少有人為退休做出正確的規劃,即使做了規劃,壽命延長也意味着,他們進行計算所依據的假設是完全錯誤的。

西方預期壽命不再上升了嗎?如果你看相關數據,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今年3月,英國國家統計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宣布了令人沮喪的事情:養老金領取者的預期壽命略有下降——女性下降了6個月,男性下降了4個月。

總體而言,預期壽命仍在上升,但速度遠低於所有人的預期——如今沒有大規模戰爭、沒有什麼惡性的新疾病在肆虐,也沒有任何明顯的導致壽命縮短的特殊社會問題。英國國家統計局近日發布的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6年出生的孩子的預期壽命上升了0.1%。英國上90歲的人可能有57.1245萬,但當前數據表明,我們大多數人仍然只能活到85至89歲之間。

這種情況不只發生在英國。2016年,美國預期壽命出現自1993年以來的首次下降,其他發達國家的預期壽命上升速度也大多放緩。美國普通女性的預期壽命如今僅為80歲出頭,她們的丈夫可能還達不到這一水平。

有的是專家準備解釋預期壽命為何停止增長。或許這是金融危機的結果,因緊縮措施導致的老年人護理不得力?或許是因為肥胖——肥胖甚至可能讓如今的年輕人成為第一代壽命不如他們父母的人?也可能只是因為我們已經接近了預期壽命的客觀極限?

然而,再仔細研究一下,並與長壽專家和醫療領域投資者交談一番,就會發現不同的答案。預期壽命增長放緩實際上發生在老齡化科學取得振奮人心的進展之際。過去50年的預期壽命增長很大程度上是環境效應導致的:西方基本消除實際貧困、全民醫療的興起、抗生素的出現、空氣質量以及工作條件改善。

還會有更多的環境效應。環顧四周,你會發現,與大約十年前相比,街頭閑逛的又抽煙又酗酒的胖子要少得多。我們還在從永遠不會停止的進化中得到幫助。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遺傳學家們的新研究表明,進化正在消除與阿爾茨海默症(Alzheimer's)和過度吸煙相關的基因變異。

所有這些應該會讓預期壽命更長一些。這也僅僅是開始。接下來我們將更深入地理解究竟是什麼導致衰老,以及如何才能停止衰老,此外開始大規模地搗鼓分子。後者的一個例子是,你應該會看到有關硅谷巨頭定期輸血以恢復活力的報導。但致力於長壽事業的人大多不太可能這麼做,他們只能使用非常便宜的治療糖尿病的基因藥物二甲雙胍,因為它讓血糖水平保持穩定,從而也延緩了非糖尿病患者的衰老。

吉姆•梅隆(Jim Mellon)和阿爾•沙拉比(Ahmed Chalabi)在他們的新書《恢復活力:投資於長壽時代》(Juvenesence: Investing in the Age of Longevity)中預測,在未來20年內,發達世界平均預期壽命將上升到110歲至120歲之間。我們將進入一個新的世界,「基因工程、細胞強化和器官移植」將讓我們全都有可能成為百歲老人。採用正確的生活方式和藥物來度過未來的10年或20年,這些技術可能至少讓你多活20年。

這讓上述兩位作者感到高興:他們的著作充斥着對我們舊的生活模式——出生、學習、收入、退休和死亡——如何很快被顛覆的寬慰性想法。我們將「不斷地學習」,有多個職業和愛好,而且組建家庭和與家人聯繫的方式也會與以前截然不同。

這對大多數人來說聽起來很美好。但你可以肯定有一大群人會發現它非常可怕,那就是政策制定者。老齡化人口非常昂貴。我們的體系已經不管怎樣都應付不了英國現有的50多萬的90歲老人,更別提數百萬百歲老人了。我們的健康和醫療體系是針對一個不同的時代設計的,公共和私人養老基金的無資金準備的負債是那種永遠也得不到解決的問題。這應該也讓個人感到擔憂。

很少有人為他們自己的退休做出正確的規劃——即便他們做了規劃,壽命延長也將意味着,他們進行計算所依據的假設是完全錯誤的。除此之外,幾乎沒有人為如下事實規劃,即這將讓沒有深刻改革的政府逐漸破產——我的猜測是所有政府。他們也沒有為政府明顯會採取的下一步未雨綢繆:資金緊張的政府將考慮尋求其他人資本的幫助。

如果我們的確進入了長壽的新時代,那也可能是對食利者(rentier)徵收重稅的時代,而不是讓食利者感到高興的時代。如果你不想在上了100歲的時候希望長壽科學永遠不要有成果,那麼想想你曾經考慮為退休儲蓄的錢,然後積攢三倍的錢。黃金歲月?那是工作時期。

本文作者是《Money Week》總編

譯者/裴伴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