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大數據

公開數據屬於誰?

福魯哈爾:無論是擔憂反壟斷商業活動,還是維護言論自由,我們不得不應對一件事:我們既是網上售賣的原材料,又是終極消費者。

在我報導數字經濟的時候,一件變得非常明顯的事情是,人們將需要重新思考幾十年來商業適用的法律框架。其中許多治理數字商務(如今的商務日益成為數字商務)的關鍵法律是在上世紀80年代或者90年代起草的,當時的互聯網完全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例如,想想《計算機欺詐和濫用法案》(Computer Fraud and Abuse Act ,簡稱CFAA)。這部於1986年生效的法律規定聯邦內「未被授權地訪問」一台連接互聯網的電腦是犯罪行為。它的目的是阻止黑客侵入政府或者企業系統。但弔詭的是,這部法律的靈感源於1983年由馬修•布羅德里克(Matthew Broderick)主演的電影《戰爭遊戲》(War Games)。

似乎很少有黑客因此收手,如今該法被用於尋求貨幣化這個星球上最有價值商品(即你們的個人數據)的公司間的地盤爭奪。領英(LinkedIn)與HiQ的糾紛就是很好的例子,它很可能開創硅谷的先例。領英是佔據主導地位的專業人脈平台,是企業版的Facebook。HiQ是一個「數據檢索」公司,它抓取領英公開的個人簡介數據,隨後放進自己的量化黑匣子創造出兩個產品,一個是Keeper,告訴僱主哪些員工最有可能跳槽,另一個是Skill Mapper,總結個體員工擁有的技能。

領英允許HiQ這麼幹了5年,隨後開發了一個與Skill Mapper非常類似的產品,並向HiQ發出了「勒令停止侵權函」,威脅如果HiQ不停止收集其用戶數據的話,就會起訴其違反了CFAA。領英的律師不僅辯稱這辜負了用戶信任,而且還說其客戶是「有權控制訪問其私有財產的私人實體」——這不僅指的是它的服務器,而且還有服務器上的消費者數據。

這種情況在硅谷並不罕見。行事似乎有點隱秘的數據收集公司到處都是,那些大公司都是這樣,它們先是關注小公司試行新想法,一旦後者達到臨界規模,就試圖竊取並且/或者摧毀它們——要麼發出「勒令停止侵權函」,要麼收購它們。

我最近接到許多小科技公司的電話,抱怨較大型平台公司旗下機構的反壟斷活動。大多數公司不會公諸於眾,因為它們擔心因此無法獲得又一輪的融資或者工作(就像我發現的那樣,硅谷有沉默法則)。但HiQ認為自己沒啥損失的,因為如果它無法獲得領英數據就會破產。美國加州北部地區法院對此表示同意,並允許其繼續收集數據,同時法律訴訟仍在進行之中(領英近日提起上訴)。

與此同時,哈佛大學(Harvard)教授、美國傑出的憲法學者勞倫斯•特賴布(Laurence Tribe)讓該案的知名度大幅上升——該案主要對數字行業內部人士意義重大。他加入了HiQ的辯護團隊,因為他告訴我,他認為該案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這不僅體現在它可能為數字經濟設定競爭規則,而且還在於言論自由領域。據特賴布表示,如果你認可互聯網是新的城市廣場,同時「數據是中央型資本」,那麼就必須讓所有人都可以免費獲得,而領英作為一家私人公司,不能突然決定可以公開獲得的、谷歌(Google)搜索來的數據是它們的私有財產。

人們可能不喜歡HiQ做的事情,但正如強姦犯有權使用互聯網一樣,數據收集者也有權在公共空間謀生,至少目前可以。擔憂在於,如果私人公司被授權決定誰可以參與數字意見市場,那麼它們就可能迴避它們喜歡的人,無論它們有多麼喜歡。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