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伊朗

特朗普的對伊朗戰略是玩火之舉

加德納:如果特朗普宣布退出2015年伊朗與美國及其他五個世界大國達成的核協議,此舉將成為他迄今採取的最具破壞性的行動。

如果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本周設法撕毀了2015年伊朗與美國及另外五個世界大國達成的協議——以凍結大部分核計劃換取解除經濟制裁——此舉將成為他迄今採取的最具破壞性且無謂的行動。

試圖(但未成功)廢除奧巴馬醫改(Obamacare)卻拿不出任何可行方案取而代之,是一種蓄意破壞。帶領美國退出《巴黎氣候變化協定》更是極大的不負責任,雖然此舉造成的影響被美國各州及企業實現該協定排放目標的決心所沖淡。但重新談判伊朗核協議相當於打開了戰略上的潘多拉魔盒——而特朗普根本稱不上戰略家。

特朗普政府的伊朗政策亂局中引人注目的一點是,總統身邊那些對伊朗深惡痛絕的將軍們都支持堅守伊核協議,即所謂的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美國國防部長、中央司令部前司令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上周在參議院表示:伊朗遵守了協議;JCPOA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美國政府應堅守該協議。此前一周,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約瑟夫•鄧福德(Joseph Dunford)上將對參議院表示,伊核協議正在發揮作用,讓伊朗可能最終開發出核武器的那一天推遲到來。

這些高官都希望壓制住伊朗,阻止其鞏固自己的「什葉派軸心」——從德黑蘭到地中海、再到整個海灣地區。然而,特朗普似乎對實現這一目標的切實可行的政策不感興趣,只一門心思要撕毀他口中的「有史以來最糟糕的協議」。

美國有足夠的餘地增加本已非常嚴厲的非核制裁措施,這些制裁主要針對伊朗核計劃以外的活動——其對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也門的干預,或者其彈道導彈計劃。一些研究制裁的專家認為,這些制裁措施的效果加在一起,最終有可能通過使伊朗被排除在國際銀行體系之外,讓JCPOA名存實亡,而且這種做法還不會招致責難;背棄經聯合國安理會投票通過成為國際法的JCPOA,則肯定會招致責難。但對於特朗普來說,這種做法似乎陣勢不夠大。

特朗普看上去肯定將在10月15日截止日期前宣布「取消」伊核協議,此後,美國國會將有60天時間決定是否恢復2015年之前的制裁措施。此舉不會產生任何積極效果。

簽署伊核協議的歐洲國家——法國、英國和德國——也希望遏制伊朗在中東的冒險主義。就連在敘利亞內戰中與伊朗共同支持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的俄羅斯,也難以接受伊朗的野心。例如,莫斯科一直在試圖重建敘利亞潰不成軍的正規軍;而德黑蘭更傾向於打造由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領導的什葉派民兵——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均是如此。

然而,如今將被視為違反一項國際協議的是美國,而非被國際核查機構一再證明遵守協議的伊朗。特朗普正走向與華盛頓的歐洲盟友的真正決裂。

特朗普的敵對態度已然讓伊朗國內的強硬派更加得勢,這些人集結在伊朗最高領袖阿里•哈梅內伊(Ali Khamenei)和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周圍。與此同時,受到打擊的是支持總統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的務實保守派和改革派。魯哈尼兩度贏得總統大選,他承諾利用伊核協議讓伊朗及其經濟對外開放。特朗普對此並不感興趣,正如他在今年5月的利雅得峰會上的舉動所示(他在會上呼籲沙特阿拉伯領導建立一個遜尼派聯盟,以孤立伊朗)。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