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製造

美國該如何應對中國產業新政?

「中國製造2025」的目標是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本土產業。這一政策為順應國家目標的公司放開了貸款和審批,但也具有令人不安的一面。

不久前,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在訪問北京後就中國發展機器人和其他高科技行業的目標發出了警告,考慮到特朗普政府此前關注是鋼鐵等傳統行業的工作機會,這是一個讓人意外的新方向。

中國工廠里的機器人是否會以更低的薪資威脅到美國機器人的工作機會?不會,就算會,白宮擔心的也不是這個問題。在北京的那個周末,羅斯聽取了美國企業對中國打造一系列先進產業的計劃的大量簡報。這個計劃名為「中國製造2025」。

中國製造2025是一個自上而下的產業政策,北京方面的目標是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本土產業。從良性的方向說,該政策為那些順應國家目標的公司放開貸款和審批。但對那些向羅斯訴苦的外國企業而言,更令人不安的是,邁向「自主」高新技術的受青睞的捷徑不是開發和商業化利用這類技術,而是迫使來華投資者交出它們開發的科技的相關權利,作為保持中國市場準入的交換條件。

但這種自上而下的規劃與中國雄厚財力的獨特組合,使「中國製造2025」這樣的計劃對其瞄準的行業具有全球破壞力,而原因並不是強迫技術轉移。以任何產品為例——讓我們借用蘇斯博士(Dr Seuss)的環保故事《老雷斯的故事》(The Lorax)中貪婪的萬斯勒(Once-ler)生產的毫無用處的織物Thneed之名,稱其為sneed。

簡而言之,中國的產業政策是這樣起作用的:國家把sneed列為重點產業。每個人和他們的親戚開始建造sneed生產廠,因為他們知道這會讓他們走上獲得官僚體制批准的快車道。更妙的是,他們能夠輕鬆獲得貸款,因為銀行和私人股本投資者知道sneed是受到青睞的行業(此外,還因為中國的銀行希望,新貸款能夠讓借款者償還其在生產上一輪政策刺激的受青睞產品期間累積的未償還賬務)。

就像《老雷斯的故事》里的一樣,很快,所有的「兄弟、叔叔和阿姨」也開始生產sneed。他們進口了新車輛和設備,推動產品價格飆升。生產sneed所需的原材料、機器和零部件的外國供應商欣喜若狂,他們在本國申請貸款用於擴張,以滿足中國令人驚訝的旺盛需求。本質上,這是泡沫,但就像故事中的萬斯勒那樣,捲入這場有利可圖的狂潮的企業和投資者不這麼看。在《老雷斯的故事》中,在最後一顆毛毛樹(Truffula,故事中的一個樹種,其樹葉用於編織Thneed——譯者注)被砍倒之前,萬斯勒沒有意識到他正在摧毀自己的生意。

這個周期的第一階段極大地有利於外國企業。意大利織布機生產商,澳大利亞礦商、美國糧農和高科技跨國公司都是受益者。貿易學究們甚至斷定,向「價值鏈上游」進軍是一個平衡貿易逆差的機會,能夠彌補中國強大的製造業競爭力帶來的單向出口。

隨後災難來臨了。所有人的工廠基本上同時完工,供應極大地超過市場需求,企業全都開始出口以實現收支平衡。全球sneed行業的利潤率大幅下降,sneed和sneed織布機的國際廠商訂單驟降,它們紛紛呼救。發達市場豎起了關稅壁壘。一家特別倒霉的中國民營製造商破產了,導致其所在城市的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出現巨大虧空。他的破產為中國其他所有sneed生產企業提供了理由,讓他們向北京方面求助。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