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融危機

華爾街為何毫無愧意?

邰蒂:大野木克信等日本銀行家並不否認應對日本金融危機負責。他們無法理解,為何美國的同行對次貸危機的爆發卻無動於衷。

最近去東京時,我順便拜謁了該市的多磨陵園(Tama cemetery),去看望不久前去世的一位故人之墓。

在日本金融圈以外,大野木克信(Katsunobu Onogi)的名字沒多少人知道。但在東京精英圈子當中,許多人卻無法對他的名字無動於衷;他是長期信用銀行(LTCB)的最後一任總裁,直到1998年不光彩地破產之前,這家機構一直是戰後日本國力的象徵。

如今,大野木的故事已成為一個發人深省並且令人羞愧的故事,不僅對日本而言,對華爾街而言也是如此。實際上,我敢說,大野木的故事應當成為西方銀行家的必讀故事,尤其是在美國重大次貸危機爆發10周年之際。

為何?首先,來看一段歷史。我最早於1997年遇上大野木,那時他61歲,我在英國《金融時報》東京分社工作。他給我的印象是魅力十足、知識淵博:他在職業生涯早期曾在倫敦生活過,當時的日本正蒸蒸日上,那段經歷讓他精通英語,愛上了英語文學,並對外來思想產生了不同尋常的開放態度。結果是,在亞洲金融危機時期,當日本的銀行開始在泡沫時積累的壞賬拖累下沉沒時,大野木採取了開創性的舉措,主動要求瑞銀(UBS)跟長期信用銀行成立一家合資企業,那是他為了拯救自己深愛的銀行而採取的險着。

此舉沒有奏效。1998年,長期信用銀行轟然倒塌,災難接踵而來:大野木短暫入獄,罪名是隱瞞長期信用銀行的壞賬規模(10年後一家東京法院推翻了該指控)。他一手提拔的副手愧而自殺。高層經理們失去了養老金。接着,長期信用銀行被賣給了兇悍的美國私募銀行家,他們將其改名為「新生銀行」(Shinsei)。

這段經歷是日本戰後崛起及泡沫後衰敗的一個震撼人心的象徵,我後來與美國金融家和日本銀行家分別交談了幾小時,在此基礎上寫了一本書。與日本銀行家的談話令人難受。這些人極度忠誠地把自己一生奉獻給了該銀行,以為他們正在重建日本的榮光;至於說他們隱瞞了壞賬,那是為了保護同事,而不是為了自己發財。如今,他們的名聲和個人財富都煙消雲散。採訪過程中,在這些通常喜怒不形諸於色的中年人當中,有些人把頭伏到桌上,默默地哭泣了起來。

大野木本人總是彬彬有禮、和藹可親、為人謙遜。到1999年,他不再是那個打得起(價格高得離譜的)高爾夫球的精英群體的一員。但他打網球。他如飢似渴地閱讀歷史書(他尤其喜歡有關南海泡沫(South Sea Bubble)的書)。接着,在他的財富不斷減少之際,他做了在許多日本精英人士看來無法想象的事情:他開始每天去學校接孫兒們,而他的女兒們在工作。所有這一切讓他越來越能從哲學角度看待曾經發生的事情。「我了解我的孫兒們,」他說道。他把這稱為一種意外之「福」。他們崇拜他。

2008年時,隨着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產,故事有了新的、預料之外的轉折。一開始,大野木等日本銀行家被那些與自己經歷相似的故事、那些丟掉工作的高層經理們的遭遇吸引了目光。但接着,故事朝着不同方向發展:跟日本同行構成鮮明對比的是,美國銀行家沒有失去養老金或者「自願地」決定交出他們的財富。華爾街沒有一個高層人士鋃鐺入獄。相反,他們基本保全了自己的巨大財富,通過管理他們的銀行保住了財富。許多人得到了新工作。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