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

特朗普時代有可能演變為一場持久性危機

拉赫曼:美國仍有空間容納比特朗普主義更激進的主張。史蒂夫•班農式的民族主義有能力發展成一場比特朗普總統任期更持久的運動。

在嘗試理解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總統任期時,莎士比亞(Shakespeare)戲劇作品《麥克白》(Macbeth)中的一句話不停地閃現在我的腦海中:「人生如痴人說夢,充滿着喧嘩與騷動,卻沒有任何意義。」這句話有一天有可能成為特朗普白宮歲月再合適不過的悼文嗎?在美國傳統權力掮客(共和黨人、民主黨人都包括在內)之中,一定存在一種深切的渴望,即相信特朗普時代只是一段最終可能「毫無意義」的暫時失常。

在最近對美國建制派堡壘——包括華爾街、華盛頓以及哈佛大學(Harvard)肯尼迪政府學院(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的走訪中,我看到的是一種謹慎樂觀的態度,即特朗普現象可以被遏制,同時不會對美國造成永久性傷害。樂觀的理由很有趣,但我認為現在樂觀還為時過早。

持樂觀態度的人士指出,早先對於特朗普將旋即破壞美國民主的擔憂已經消退。特朗普的行為仍反覆無常,且常常令人錯愕,但看起來不像是一個要顛覆民主制度的前後連貫的計劃。正如曼哈頓一家媒體所言:「特朗普缺乏成為法西斯獨裁者的那種自律。」這句話一半帶着慶幸一半帶着輕蔑。

美國各機構也紛紛奮起迎擊這一挑戰。法院推翻了特朗普簽署的含有違憲內容的早前版本旅行禁令。聯邦調查局(FBI)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被解職直接促成了一名特別檢察官的任命,後者正在調查特朗普與俄羅斯的關係以及相關聯的其他許多問題。在追蹤特朗普政府不當行為方面,美國媒體一直都毫不留情且效果顯著。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長湯姆•普賴斯(Tom Price)在被曝光花費100多萬美元公款用於包機出行後,成為最新一位被迫辭職的特朗普任命的官員。

如果這事發在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治下的土耳其或者習近平治下的中國,製造麻煩的記者很可能被解僱或遭監禁。但在特朗普治下的美國,他們可以自由地繼續從事自己的工作。很難看到這種自由會出現倒退。

所有這一切都在鼓勵人們相信,美國的制度將遏制並最終摒棄特朗普主義。在某一時刻,美國政治將回歸正軌。長期為美國實力持久性辯護的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Joseph Nye)在最近一篇文章中表示:「如果特朗普避免了一場大戰,如果他沒能獲得連任,未來的學者回顧他的總統任期時,可能會認為這只是美國歷史曲線上一次異常波動。」

但是,正如奈教授承認的,「這些假設後面都跟着大大的問號」。它們也並非僅有的假設。除了爆發災難性戰爭以及特朗普連任的風險,我還要提出一點,這一點可以解釋為什麼認為特朗普主義不會對美國造成永久性傷害還為時過早。這一點就是,特朗普的競選活動可能已經喚醒和煽動起美國內部深刻的不滿和分裂,其影響將在朗普本人卸任總統後繼續存在,並將演化為一場持久的極右政治運動。

這三種假設都值得單獨考量。與朝鮮爆發戰爭——甚至是一場核戰爭——的風險,目前是華盛頓大多數官員最擔心的。傳統觀點認為,特朗普身邊的將軍們將阻止他們的三軍統帥採取魯莽的軍事行動。一位前高官辯稱,即便特朗普下達了攻擊命令,軍方也很可能通過拖延和泄密的策略進行敷衍。但特朗普那些不着邊際且與總統身份不符的言辭——包括威脅「完全摧毀」朝鮮——增加了爆發意外衝突的風險。如今,他正在發出打算採取軍事行動的強烈暗示。因此,爆發戰爭的風險仍高得令人不安。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