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社會

「鹿晗」粉絲狂熱與娛樂宗教化

陳振鐸:鹿晗是看得見的人,「鹿晗」則是摸不着的神,迷鹿晗的人在行動中實現了符號崇拜和信仰,完成了本由宗教完成的功能。

10月8日,在中國國慶長假最後一天的中午12點,鹿晗在新浪微博上宣告同關曉彤戀愛後,短短時間內引起鹿晗數百萬年輕粉絲(主要為女性)的震蕩,甚至導致微博短時故障。短短一天工夫,這條帖子已收穫近500萬個贊,粉絲們各種自殺傾向、自殘傳言以及複雜情緒出現在輿論中。

很多中老年人和「80後」通過這次事件才知道鹿晗是誰。其實,粉絲們之前展開的「一心一億,一鹿有你」微博行動,已經使得鹿晗的一條微博評論量破億,創微博至今以來最高評論量,也成為中文互聯網的「景點」。這背後除了現象級的娛樂傳播外,也帶來滾滾財源。據媒體2017年數據,鹿晗以收入1億8160萬元居范冰冰其次,成為中國收入第二高的明星。

但除了這些表象外,我們要問,為何會出現破紀錄的輿論效應?粉絲群體為什麼會出現外人眼中的各種極端行為?最吸引迷妹的偶像為什麼是鹿晗而不是陳冠希、陳學冬或者黃曉明,也不是又被鹿晗搶了頭條的汪峰?

若要給這群創造了種種現象級行動的粉絲做主觀速描的話, 「90後」、「00後」年輕女孩、形象打扮清新靚麗、性格乖巧安靜禮貌是一些共性,放到大街上並無顯眼之處。GQ記者何瑫較為簡練精確地呈現出了鹿晗粉絲狂熱的關鍵機制,他在以《每個帝國都有它的秘密——鹿晗的粉絲帝國》為題的文章中,描繪了一個擁有「嚴格紀律」和 「常人難以企及的行動力」的粉絲帝國。

何瑫跟訪了解女粉絲為何喜歡鹿晗,共同回答是「長得實在太好看了」、「眼神純凈」、「先是被精緻面容吸引,進而為個性着迷」、「謙虛、有禮貌」、「說得少、做得多」、「不喜歡出風頭,低調,無私,照顧隊友的感受,把機會讓給別人」。

「但好看並不足以構成她長期追逐鹿晗的理由」,「關注一個明星和成為他的粉絲之間有着質的區別——只有為偶像持續付出過,才算得上真正的粉絲」,「粉絲喜歡偶像,就會想盡辦法爭取親眼見到偶像的機會,但很多鹿飯卻更願意做個『舔屏黨』」, 「性格害羞,去人多的地方會犯尷尬症,更喜歡『默默支持』」,「能遠遠地看他一眼,我們就很開心了」。

對於資本來說,這是完美型消費者,但粉絲顯然不關心資本要從她們身上吸多少錢。文章中描述「粉絲們肩並肩地擠在一起」,「必須要支持他」,「得讓路人知道,我們鹿飯有多麼強大。雖然我一個人的力量是薄弱的,但我們大家一起努力的話,一定是很強大的」,「單條微博評論數突破一億條」,這「也是鹿飯們的紀錄」。

該文還提到,「十幾個身形瘦弱的女孩……扛着鏡頭近半米長的單反,相比這些幾萬元的裝備,巴掌大的手機有些拿不出手」。而鹿晗生日時,粉絲買禮物「其中有幾樣東西是專門飛去德國買的」,「因為國外東西比較便宜」。

鹿飯、鹿騎、朝鹿、唯飯、飯圈、脫飯、粉頭、手幅、應援,各種行話也應運而生。它自然形成了封閉系統,即使藝人系統中,鹿晗暫時站在了金字塔頂點,但在粉絲系統中,等級是扁平化的,資本和粉絲連接的紐帶是產業通過鹿晗創造的符號「鹿晗」。粉絲消費的不是鹿晗本人,而是產業共同生產的符號「鹿晗」,所有的行動者以「鹿晗」為中心點,以互聯網為樞紐組合社群,共同形成了粉絲狂熱現象。這其中,要回到以韓流文化為基礎的美的生產,迷、性幻象、個人權力、社會亞文化對傳統宗教的替代等機制思考。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