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俄美關係

重塑俄美關係應「立足北方」

伊諾澤姆采夫:如果能夠讓俄羅斯人覺得他們不屬於「東方」,而屬於「北方」,將改變現有的地緣政治博弈格局。

今年8月,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Twitter上表示,俄美關係正處於「非常危險的歷史最低點」。對此外界有多種解釋,但或許最重要的解釋是,從本質上說是歐洲國家的俄羅斯,至今仍無法適應被西方排斥的現實。

停止當前這場對峙——與早先的冷戰有些相似——的唯一機會在於改變接觸中使用的語言。在敘利亞或頓巴斯等地方少談論「合作」,多談論旨在讓俄羅斯最終融入西方國家大家庭的宏大項目。不是說讓俄羅斯加入歐盟、乃至北約(NATO),而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東西。

回顧西方世界的歷史,顯然它是以歐洲為中心的文明,歐洲處於西方文明的核心。後來,在其外圍的美洲,定居者的殖民地成為幾個獨立的國家。但這個以歐洲為中心的世界還有一個側翼、或者說外圍地區,那就是俄羅斯:在西歐人進入加利福尼亞和新墨西哥的時候,俄羅斯殖民了西伯利亞和阿拉斯加(1867年將阿拉斯加賣給了美國)。

在整個20世紀,俄羅斯自認是美國的對手。事實上,莫斯科希望被看作與美國對等,而非與「西方」世界對等。但如果人們不再從俄羅斯永遠不會獲準加入的「西方」世界的角度思考問題,而是開始談論「北方」世界,這個問題的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從這個角度看,美國和俄羅斯——歐洲人的定居者殖民活動打造的兩個大陸強國——代表着歐洲文明較為年輕的兩翼,其歷史使命是補全「北帶」缺口,讓太平洋成為與幾個世紀以來的大西洋一樣重要的歐洲自我形象的核心。

俄羅斯的政策制定者如今談論的是將戰略重心「移向東方」,這服務於脫離他們日益不信任的西方的整體努力。但這些戰略家們忘記了俄羅斯的東方正是……西方:如果一個人從莫斯科向東走,他將會經過新西伯利亞、堪察加半島、阿拉斯加南部、魁北克北部、愛爾蘭、英國和丹麥,但不會經過北京或者上海——被視為俄羅斯「東進」政策的指向標。讓俄羅斯人覺得他們不屬於東方、而屬於北方,這將改變一切。

就2016年來說,「北帶」國家——美國、加拿大、一些歐盟國家和俄羅斯——控制着全球26%的天然氣和20%的石油儲量。它們擁有北極離岸油田的專屬權利,並控制着世界上96%的核武器,同時佔到全球61%的軍事支出。它們創造了大約48%的全球GDP和大約三分之二的註冊專利。

這些國家的人口總計超過10億,它們的領土佔到地球陸地面積的27%。一個面向北方的新的宏大項目甚至可能吸引持民族主義立場的當今俄羅斯精英,這主要是因為俄羅斯精英對目前俄羅斯與西方的分裂深感擔憂,並擔心來自南方越來越大的經濟和人口統計學壓力。

現在俄羅斯是虛弱的。但如果加以正確的接觸的話,就可能改變已故美國地緣戰略學家茲比格涅夫•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所說的那盤「大棋局」的格局。

想象一下,讓俄羅斯加入一個自貿區和軍事聯盟,讓它的公民有機會與西方人平起平坐,讓它的精英有機會被視為北方政商界的一部分。這將是西方最終與一個老對手握手言歡、為21世紀確立一個新的持久地緣政治架構的方法。

本文作者是莫斯科後工業研究中心(Centre for Post-Industrial Studies)主任,同時還是華沙波蘭高級研究學會(Polish Institute of Advanced Studies)研究員

譯者/裴伴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