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銀行業

銀行業的資本金狀況仍然令人憂慮

沃爾夫:金融危機10年後,銀行在許多方面處於更好狀態,但和2007年一樣,它們的資產負債表仍不足以經受大風暴。

10年前,北岩銀行(Northern Rock)遭遇擠兌,這是英國一個半世紀以來首次發生看得見的銀行擠兌事件。隨後發生的事情證明,這只是重大危機中的一個小事件。在北岩事件10周年之際,最簡單的問題是我們現在是否有了安全的金融體系。唉,答案是否定的。銀行業的安全性依然低於合理水平。這是銀行業有意為之。

作為放貸活動的副產品,銀行創造出資金。放貸從本質上說是有風險的。這就是放貸的目的。但銀行的債務大多是錢。錢最重要的用途是在一個不確定的世界裡用作安全的購買力來源。無可指摘的流動性是錢的根本意義。然而當金融變得最為脆弱的時候,銀行的錢是最不可靠的。在公眾最需要的時候,銀行不能滿足公眾對錢的期望。

這套體系在設計上註定失敗。為了解決這個難題(它是數個世紀來諸多不穩定的源頭),各國政府出台了越來越多的保險和抵消式監管。保險鼓勵銀行承擔越來越大的風險。監管機構發現很難跟上銀行的步伐,因為銀行家們在動力、資源和影響力方面更勝一籌。

眾多認真的人士提議激進改革。芝加哥學派(Chicago School)的經濟學家們在上世紀30年代建議廢除「部分準備金銀行制度」(fractional reserve banking)。英國央行(Bank of England)前行長默文•金(Mervyn King)辯稱,央行應該成為「不分季節的當鋪老闆」:在這樣的體制下,銀行的流動性債務不能超過其資產的指定抵押價值。喬納森•麥克米倫(Jonathan McMillan)在其所著的發人深省的《銀行業終結》(The End of Banking)一書中提議全面廢除金融的中介職能。

所有這些提議試圖將冒險與公眾持有的安全性無可指摘的流動資產分開。將這兩個職能集中在一類機構,是招致災難的「秘訣」,因為第一個職能損害了第二個職能,從而要求政府進行大規模且複雜的干預。這根本不是市場解決方案。

激進改革是可取的,但從當今的政治現實看是不可能的。我們必須在金融危機爆發後出台的改革基礎上力求改進。我曾參與英國銀行業獨立委員會(Independent Commission on Banking)有關提高虧損吸收能力並「圈護」(ringfencing)英國零售銀行的提議。這兩個舉措都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步伐。但即便如此,正如該委員會主席約翰•維克斯爵士(Sir John Vickers)在最近一次講話中指出的那樣,這些改革仍沒有讓銀行承擔風險的中介角色與提供安全負債的角色一致起來。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相對於銀行承擔的風險,它們的資本金依然嚴重不足。

高級官員們辯稱,資本金要求已經上調了10倍。然而,只有在依靠風險加權這種「鍊金術」的情況下才算得上是這樣。在英國,實際槓桿率只是減半,至大約25比1。簡言之,情況從瘋狂變得只是荒謬。

一家銀行的股權融資越少,它在資不抵債之前能夠承擔的損失就越少。一家接近資不抵債的銀行不能被允許經營,因為股東們在再也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情況下傾向於豪賭。然而,有一個簡單的方法能夠(在不依賴政府支持的情況下)增強銀行債權人對其債務價值的信心。那就是將槓桿比例從25:1削減至比如5:1,就像阿納特•阿德馬蒂 (Anat Admati)和馬丁•赫威格(Martin Hellwig)在《銀行家的新衣》(The Bankers』 New Clothes)一書中辯稱的那樣。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