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大視野

FT大視野:誰為機器人承擔倫理與法律責任?

桑希爾:廠商、程序員還是用戶?當機器人獲得了更強的認知能力乃至有了意識,是否該由機器人自身來承擔責任?

《火魔戰車》(Maximum Overdrive)作為有史以來最大爛片之一被載入影史。這部1986年的科幻恐怖喜劇片想象了這樣一個世界:推土機、鏈鋸和電吹風機等無生命的物體活了過來,並且開始屠殺人類。就連擔任該片編劇和導演的暢銷書作家斯蒂芬•金(Stephen King)都說該片是一部「愚蠢的電影」。

但在這部電影拍攝期間,酷似電影劇情的一幕在現實中悲劇性地上演,一台無線電控制的割草機闖入攝影棚,導致攝影導演重傷,一隻眼睛失明。他將金和其他17人告上法庭,以不安全的工作方式為由,索賠1800萬美元,最終雙方達成了庭外和解。

從某些方面來說,這部電影的拍攝經歷在一定程度上牽涉到了當下有關自動化、機器人和人工智能(AI)的熱門辯論。雖然我們似乎對這類技術在遙遠的未來可能給人類帶來生存威脅感到恐慌,但我們有可能忽視了一個更加迫在眼前的問題:如何管理我們創造的機器?

誰應該為日益普及的機器人的行為承擔道德、倫理和法律責任?廠商、程序員還是用戶?從更長期來看,當機器人獲得了更強的認知能力乃至有了意識,是否該由機器人自身來承擔責任?

三個場景:出了這些問題會有什麼結果?

1.當聊天機器人出現反常行為

問題

去年3月,微軟(Microsoft)被迫從Twitter下線其AI聊天機器人Tay,此前Tay因為在線用戶的惡作劇而在Twitter上發出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和仇外言論。今年8月,兩個中國聊天機器人也離經叛道,對用戶提出的有關南中國海和共產黨的問題給出了反愛國主義的回答。

結果

考慮到有關假新聞的爭議,人們不確定是否應該禁止AI聊天機器人傳播政治觀點。一些專家主張,聊天機器人的所有者應該享有言論自由,只要他們為誹謗言論承擔法律責任。

————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從事AI研究的托比•沃爾什教授(Toby Walsh)在即將出版的新書《機器人之夢》(Android Dreams)中主張,開發思維機器就像人類過去嘗試的種種冒險一樣大膽和雄心勃勃。「就像哥白尼(Copernican)的日心說革命一樣,這將從根本上改變我們在宇宙中看待自身的方式,」他寫道。

***

無人機、無人駕駛汽車,以及醫療、教育和家用機器人的數量正在爆炸性增長,在我們的天空、街道和家中嗖嗖地游移,這使這類問題變得更加緊迫。儘管機器人革命有望改善人類的生活狀況,但也有可能釋放出顛覆性的經濟力量。

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的法學教授瑞恩•卡洛(Ryan Calo)表示,我們傾向於把機器人當做一種未來技術來討論,卻忽視了我們已經與它們共存幾十年的事實。

「如果你在上世紀20年代、40年代、80年代乃至2017年設想未來,你都會想到機器人。但事實上,自上世紀50年代以後,機器人就存在於我們的社會中了,」他說。

在一篇標題為《美國法律中的機器人》(Robots in American Law)的論文中,卡洛研究了過去60年涉及機器人的九宗法律案件,發現大多數司法推理都建立在對科技貧乏(而且往往過時)的理解上。「機器人讓法院面臨獨特的法律挑戰,法官們還沒有做好應對的準備,」他總結道。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