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樂尚街

怎麼才能成為整行李達人?

FT時裝編輯喬•埃利森:我每年有近四個月奔波在世界各地,儘管有裝行李達人指點,總還是免不了犯各種錯誤。

你們可能覺得我肯定是收拾行李箱的老手了。我當了三年時裝編輯,每年近四個月風塵僕僕奔波於世界各地,應是準備行囊的行家裡手:能即刻備好隨身行李,立馬投入工作的「大拿」。

非也。我至今仍無法收拾妥當自己的行囊。不管是工作還是休閑,我總是「丟三落四」。抵達目的地後,發現自己帶的鞋在旅途中不知怎麼就變得不合腳了,於是只得把所有與之搭配的行頭都忍痛割愛掉;白襯衫這類穿了10分鐘就得熨燙的衣服我不是多帶就是沒帶。我帶了羅紋針織上衣,卻忘了「相得益彰」的內衣。該死的,我總是忘帶必備行頭,如睡衣、牙膏或是每天都要用的焗油膏(抹了它,不至於象布賴恩•梅(Brian May)的樂隊隊員的頭髮模樣)。

我沒有備足所需要的行頭,相反,抵達目的地後,總是發現無用的東西帶得太多。一出差,自己就會不由自主、無可救藥地幻想着憧憬中的而非真實的生活:每天需要散步(超過20步),因此需要準備些舒適衣服。而與之相反的是,我裝了一大堆超高跟鞋以及怪異的時尚潮裝(讓我頗為另類與不自在)。儘管出行前自己會再仔細研究出差地的天氣,但所帶衣服似乎總是牛頭不對馬嘴:赴巴黎女裝周時,巴黎的天氣燥熱氣悶,自己卻拿了厚實風衣與粗花呢短上衣;去陰雨綿綿的愛爾蘭西部城市戈爾韋(Galway)出差時,我卻沒帶防雨外套。

但我會吃一塹長一智。我如今理解為何時裝編輯都愛穿黑色了。黑色是「百搭」,而且沒人知道自己一個月天天穿的都是同一件衣服。如今出差,我總會帶上運動鞋、深藍色運動衣以及闊腿牛仔裝(boyfriend jeans)。我最終也承認:與老公(20年沒換)度假時,自己從未穿過所帶的花哨潮裝(以防晚上應酬)。也許我會為運動鞋另帶一雙踩腳襪(footsie socks)或是帶一包新潮的Sunspel內褲。那麼我會帶上聖洛蘭(Saint Laurent)70年代風格、寬鬆燈籠袖與派酥領(piecrust collar)的真絲縐民間款裙子嗎?算了吧,這種情況肯定不會發生。

但是,與《小子難纏》(The Karate Kid)里的空手道小孩一樣,我的打包「修鍊」依然任重道遠。每次步入機場,耳邊老是閨蜜兼同行、時尚女魔頭莎拉•哈里斯(Sarah Harris)的諍諍良言。薩拉就好比《小子難纏》里的東方武術大師Mr. Miyagi,她是準備行裝的「大師」:每次出行只拿件手提行李;每次行程都精心準備,但事無巨細。她回憶格蕾絲•凱麗(Grace Kelly)在影片《後窗》(Rear Window)中飾演的那位極度優雅的社交名媛,竟然能把全部行頭裝入13英寸寬的Mark Cross迷你手提包內。薩拉會無私地分享打點行裝的心得。「當然,參加時裝發布會,你只能帶一雙鞋。」我們在商務座坐定後她會這樣說道:「每次穿襯衫時,裡面穿件T恤,這樣第二天的衣服就有了。」她曾這樣聲稱道。我從此以後對她的「聖旨」言聽計從。

有一次,我在處理因為穿了某季新鞋,腳上磨出的大水泡時,薩拉質問我為何「沒有預先穿它在家裡轉悠,把這個水泡提前在家裡處理好?」如此質疑,與其說是咄咄逼人,倒不如說是令人難以置信。很顯然,每個人都得在業餘時間預先籌劃好這些事。

出差只帶個手提包,那是「超人」。對於準備行李箱有超凡能力的人,我都是佩服得五體投地。順便說一下,我指的並非那些匆忙之中胡亂塞一些行裝的「理工男」:他們會發現自己住在科羅拉多鄧頓(Dunton, Colorado)的半山腰凍得瑟瑟發抖,腳上穿着一雙穿壞的Birkenstocks涼鞋,身上則披着厚實浴袍。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