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大學

浙大「學術新規」:高校行政化的縮影

王軍:無論是浙大的《辦法》還是中國一些高校追求領導批閱的做法,都是行政權力的濫用,是對學術領地的粗暴入侵。

近日,中國浙江大學發布《浙江大學優秀網路文化成果認定實施辦法(試行)》,規定浙大師生在媒體及其「兩微一端」發表的網文可認定為國內權威、一級、核心等學術期刊論文,納入晉陞評聘和評獎評優。消息推出後,立即引發社會廣泛熱議。

應該說,目前中國社會各界,尤其學術界,大都對浙大的《辦法》持負面看法。套用當今的網路流行語,浙大這次有點「人設崩塌」的意思,即自毀形象。證據有二:一是,「網路文化成果」被認定和學術成果同樣地位,混淆了網路文章和學術論文的界限;二是,網路閱讀數量作為評定優劣的標準意味著,今後依靠網路熱文爆棚的人,即所謂「網紅」,有可能評上教授。

當然,持正面看法的人也有,但應者寥寥。他們的理由是,浙大的做法響應了網路時代的呼喚,是順應時代的舉措。這個正確的大帽子看上去很美,但似乎蓋錯了地方。

仔細端詳《辦法》開列的媒體清單,會發現其中沒有一份公認的學術媒體,但浙大就是可以不顧這一基本事實,突破學術常理,「認定」它們為學術期刊。這不僅暴露出相關決策者的無知、霸道和蠻橫,而且還破壞了學術規矩,損害了學術生態。至於誰來認定這一「認定」,這「認定」背後有何邏輯線條和依據,就如同香腸的製作過程,恐怕無人知曉,只能想象了。

浙大《辦法》似乎還存在程序上的瑕疵。例如,《辦法》最後一條,即第十條,提到「本辦法…由黨委宣傳部負責解釋」。這意味著,本來應該由學術委員會或科研部門出台的政策被黨務部門搶了先,無論是學術部門的不作為,還是黨務系統的越俎代庖,這都著實令人感到震驚。畢竟,《辦法》更多涉及的是學術問題。

《辦法》給出的媒體中,清一色為官方媒體,排在前面的是幾家中央媒體。或許,浙大推崇的這些媒體,會對中國這樣一所著名高校,將其變相「認定」為學術媒體,多少有些不自在。畢竟,學術不是他們的強項,更不是他們的傳統和風格。當然,各種不適會很快消失,因為他們馬上能從浙大對其價值的深度挖掘中找到些許快感。

說到底,這起事件涉及到的是一個學術評價問題,即學術評價究竟誰說了算?顯然,學術問題只能由專家和學者說了算。但浙大《辦法》似乎在暗示,學校的某個黨務部門就能決定學術問題,並出台影響眾多教職員工的政策指引。

這裡還有一個極易引發爭議,也更為微妙的問題,即網路文章的價值如何認定,是由專家學者拍板,還是由社會公眾決定?那些有大量閱讀的網路熱文是否具有學術價值?網路文章可以等同或換算為學術論文嗎?

這讓筆者想到1990年代中國電視熒屏熱播的電視劇《渴望》。當年這部劇與錢鍾書的《圍城》改編電視劇同時熱播。這給當年的電視劇評獎帶來了麻煩,因為從觀眾數量上看,喜歡前者的人數佔優,後者雖好,但人數抵不過前者,更多是在知識分子和青年學生中叫座。這個時候應該把獎狀頒給哪一部?經過這麼多年,再回頭看這個曾經讓評委、也就是專家們頭疼的問題,答案似乎已經很清楚。《渴望》有點像現在的網路熱文,來得快去得也快,價值可以快速實現,而《圍城》有著學術論文的基本要素,如經得起時間的浸泡,具有長期可供挖掘的價值等。由此可見,網路文章和學術論文,有著各種不同的價值實現方式,二者定位、使命不一,不應等同和混淆,更不存在換算關係。從這個角度看,浙大將網路文章認定為學術論文是有問題的。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