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經濟學

謹記經濟學的「自我實現屬性」

科伊爾:經濟學家通常自視為對經驗事實的觀察者,但他們應該明白自己也是參與者,他們對世界的看法會改變世界。

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經濟學家約翰•J•霍頓(John J Horton)最近發表的一篇博客文章說,使用亞馬遜(Amazon)的土耳其機器人(Mechanical Turk)服務的潛在僱主的開價是每小時1.38美元。這一薪資水平不止是低,其數字本身也很奇怪。為什麼是1.38美元?霍頓猜測這一數字來自7年前他聯名發表的一篇論文,該論文報告稱,在土耳其機器人開展的試驗中,1.38美元是保留工資的中位數。所謂保留工資,是指低於該水平個人就不會接受相關工作的工資水平。

他指出這是經濟學中「操演性」(performativity)的一個例子。「操演性」這個名詞源自語言哲學,是指那種說出來本身就完成了所指動作的陳述:「我將這條船命名為QE2」,或者「我發誓我會清洗的」。

部分社會學者將這一概念用到了經濟學理論中。其中一個最引人注目的例子就是有關期權定價的布萊克-斯科爾斯-默頓(Black-Scholes-Merton)模型。愛丁堡大學(University of Edinburgh)教授唐納德•麥肯茲(Donald MacKenzie)曾指出,在該模型發表之前,由於沒人能確定如何為期權定價,期權市場根本不可能存在。一旦存在了人人認可的定價模型,市場就突然存在了。

只需要略微思考一下,就可以發現許多經濟學涉及自我實現(或自我避免)的現象。比如,當足夠多的人認為一個經濟體會陷入衰退時,這個經濟體就可能陷入衰退。不過,儘管許多經濟學家承認預期很重要,但對於經濟學家對世界的看法會改變世界這種想法,他們卻認為是一種幻想。他們寧願將自己視為對經驗事實的小心觀察者。

對於這種現象,我從未像現在這樣確信,而且,事實上,霍頓教授有關舊論文影響薪資水平的帖子,並不是近期金融操演性的唯一例子。另一個例子是對多特蒙德俱樂部(Borussia Dortmund)大巴的可怕襲擊,其目的似乎是為了利用對該足球俱樂部股價的看跌期權盈利。

在經濟學出現很久以前,就有人企圖操縱金融市場價格。然而,儘管對真實世界的影響往往是金融交易的副產品,但這種試圖改變現實來實現特定市場結果、而不是試圖通過比如說擴散謠言來操縱市場的做法,也非常令人擔憂。

所有譴責都落到了犯罪分子身上,沒有落到經濟學身上。土耳其機器人一例中的道德譴責落到了開價低廉的僱主身上。然而,對經濟學家來說重要的是,要明白他們是其所分析世界的參與者——儘管這會讓他們因陷入自我引述的循環而很不舒服。事實上,那種認為存在一個由國內生產總值(GDP)和失業率等統計數字衡量的名為「經濟體」的獨立世界的概念框架,恰恰通過影響人們的行為,催生了其所描述的東西。結果,我們就確實有了「經濟體」這個東西。

然而,另外一種現實原本也可能是存在的。想象一下,不採用以特定時期特定活動的市場價值定義經濟體的GDP統計,而採用一種替代性的概念框架,其基礎是以重置或恢復資產(包括自然資產)的成本來衡量資產的價值。這種框架下統計出的GDP增速會低一些,我們會擁有更清潔、更環保的社會。

至於哪一種方式對人類的福祉更有利,並不是顯而易見的。不過,我們所得到的結果,反映了經濟統計的架構、以及它們背後的支撐理論。統計可以通過省略的辦法隱匿某些事物:在家中完成的沒有酬勞的工作就是個例子;另一個直至最近都被忽略的例子,是家庭收入在收入階梯中的分布情況,或一國收入的地區分布情況。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