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東局勢

剿滅ISIS不等於消滅恐怖主義

加德納:除非美俄等外部勢力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問題上找到共同立場和目標,否則即使剿滅ISIS,恐襲威脅仍不能解除。

對於巴塞羅那、倫敦的人們以及之前巴黎、布魯塞爾、伊斯坦布爾、安卡拉、聖彼得堡、斯德哥爾摩或者尼斯、柏林的市民而言,受「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煽動的聖戰分子能夠威脅他們所在的城市早已不是新聞,即便各路武裝力量正在奪回ISIS位於摩蘇爾、拉卡及代爾祖爾的據點。這個極端狂妄的哈里發國——「伊斯蘭國」必將滅亡。但嗜血且教義簡單的聖戰主義似乎有一個熾熱的未來。

上月巴塞羅那的蘭布拉大道上或者威斯敏斯特和倫敦橋上發生的那類襲擊,當然不是最近才有的——也不是ISIS在敘利亞、伊拉克等地節節敗退後發起的純粹戰術反擊。ISIS或許是首個建立雛形國家的現代遜尼派聖戰運動。但它一直在號召追隨者使用各種各樣的非常規戰爭手段——從經典的恐怖主義、打了就跑的游擊戰,到利用貨車和刀具傷人。隨着聖戰分子悄悄重返遜尼派阿拉伯城鎮和部落,並打造他們的全球網絡和區域地盤,世界將目睹更多的此類襲擊事件。

很難獲得關於聖戰分子數量的準確數字。但值得記住的是,ISIS的前身——由血腥的阿布•穆薩布•扎卡維(Abu Musab al-Zarqawi)創建的「伊拉克基地組織」(Al-Qaeda in Iraq)——曾於2007至2009年在美軍「增兵」和伊拉克中部和西部遜尼派部落轉變立場後基本被剿滅。敘利亞陷入宗派屠殺使其死灰復燃,與遜尼派至上主義者以及薩達姆•侯賽因(Saddam Hussein)的阿拉伯復興社會黨(Ba'ath party)和軍隊殘餘勢力結盟使其獲得新的主幹,這股勢力拉起ISIS的大旗,在5年後殺回伊拉克並建立自己的哈里發。它能重新上演這種「重生」嗎?

已經進入第七個年頭的敘利亞內戰,使ISIS(核心在伊拉克)成了一個比其基地組織前身大得多的現象。然而,這個問題超出ISIS的範疇。基地組織分支「努斯拉陣線」(Jabhat al-Nusra)最新更名為「解放沙姆聯盟」(Hayat Tahrir al-Sham),該組織如今已成為敘利亞規模最大的武裝之一。

雖然「解放沙姆聯盟」約3萬多人的兵力大部分被堵在敘利亞北方的伊德利卜省,但該組織成功吞併了對手沙拉菲派(Salafist)的多數作戰勢力,控制着敘利亞西北部與土耳其接壤的狹長地帶,擁有源源不斷的自殺炸彈襲擊者以及經過證明的進攻能力。法國的敘利亞問題專家法布里斯•巴朗什(Fabrice Balanche)認為,與ISIS不同,該組織「行事謹慎以避免激怒當地人」,而且關鍵是它「更依賴組織網絡的力量,而非擴張領土地盤」。

宣布與基地組織撇清關係(至少在形式上是這樣)標誌着「解放沙姆聯盟」的崛起,其國際野心並不明確。但明顯的是,它很有可能在海外準聖戰分子的追捧下取代ISIS。這些所謂「土生土長的」極端分子可能比返回本國的志願者更具威脅——鑒於後者大都成了聖戰炮灰。

考慮到當下極易煽動起遜尼派不滿情緒(聖戰分子巧妙地將這種不滿轉化為絕望)的地緣政治背景,前景越發黯淡。

敘利亞的遜尼多數派感到被出賣,而伊拉克的遜尼少數派(曾為政權基石)感到被剝奪了權力。2003年以美國為首的入侵伊拉克的戰爭以及2011年後席捲阿拉伯世界的動蕩,使這兩個國家陷入了四分五裂。

對於敘利亞和伊拉克是否已無可救藥,目前在上演一場辯論。這個焦點問題只是理論上的——只要在這兩個國家如何可能重新凝聚起來的問題上不存在國際或地區共識的跡象(更別提國內共識了)。主要的外部勢力(美國、俄羅斯、伊朗和土耳其)都在追求自身利益,不在乎如何阻止這口聖戰亞文化發酵的大鍋翻倒下來。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