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職業生涯

你準備好一輩子干五種工作了嗎?

貝瑞特:在工作無常的時代,在被別人認定為多餘之前重塑自己是明智之舉,一生中為多種職業做好規劃才是上策。

改行是困難的、孤獨的、讓人畏懼的,也是代價高昂的。我理應知道這一點:我曾經在廣告業打拚了10年,然後在三十好幾歲的時候改行從事新聞工作,這不僅意味着要從底層開始(一位編輯好心指出,我是「有史以來最老的實習生」),而且薪水也少了一半。我用了4年的時間才追了上來。

我能堅持下去是因為這是正確之舉,而且取得了成績。但我的內心深處總是懷着一絲擔憂:如果我的崗位消失了呢?我希望、也相信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但與很多行業一樣,新聞機構現在朝不保夕。我是否應當準備一條退路?

很多人肯定就在這麼做。在英國,官方數據顯示,我們越來越有可能自願離職。Investec的一項調查發現,超過一半的英國人計劃在未來5年內改行。在美國,根據LinkedIn的一項研究,如今的年輕員工在畢業後頭10年里平均會換4次工作,不過不一定是改行。

拜自動化和全球化力量所賜,職場生活變得無常和不可預測,以後更是如此。這令人望而卻步,但這也是一種解放。我們越來越願意取得控制權。

對於如今的商學教育畢業生而言,特別是那些攻讀管理碩士等內容廣泛、多學科項目的人,現在可能是幾十年來最讓人興奮的開創事業的時期。

例如,畢業生可以選擇從事金融等高薪工作。如果幸運的話,他們可以從25歲左右開始衝刺,然後在40多歲達到事業巔峰。如果不幸的話,他們會被自動化淘汰。

另外,完全可以相信,隨着人工智能入侵低級別工作,畢業生將做出理性決策,他們可能決心把眼光放長遠,嘗試一條較為緩慢的道路,看看是否有用。或許創業,或者嘗試做一兩個兼職。

他們可能會決定二者兼顧,這可能被證明為最安全的選擇。最近我認識了一位50幾歲的女士,她就是這樣做的。她很快會成為一名合格的律師,這是她的第四個職業,她希望長期做下去。打動我的是,這在她那一代人中是不同尋常的:她現在50出頭——不久以前,很多年紀較大的「嬰兒潮」時期出生的人到了這個年齡就會考慮退休。

她早年從事學術工作,不久後在博物館上班。30多歲時,她在倫敦和柏林的頂級國際畫廊策劃展覽。她解釋道,策展是一項不穩定的職業。因此後來,在她40多歲時,她找了一份兼職,為藝術系大學生教授創業實務。

這使得她對知識產權法產生興趣。她在46歲時開始艱苦的法律培訓。幾年後,她現在成為倫敦金融城一家知識產權機構的實習生。再過一年左右,她將獲得職業資質。這會是她最後的職業嗎?她自己也說不好。

我問她為什麼頻頻轉行。她過去的生活充滿不確定性,這是一個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她想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任何時候只專註於一個學科和職業都是不夠的,更別提整個工作生涯了。積累財富不是她所追求的。她沒有時間:她思考的是如何應對下一個挑戰。她是一個不斷自我提升的人。

我覺得這聽上去像是處理職場生活的典範。但對於那些仍然感到畏懼的人而言,可以聽聽指導意見。在本月英國《金融時報》「工作與職業」(Work & Careers)欄目新發表的一個系列中,我的同事艾瑪•雅各布斯(Emma Jacobs)採訪了一些有着類似改行經歷的人,目的是發現他們如何轉的行以及為什麼轉行。

還有很多新書會幫助到你。我最喜歡的是多里•克拉克(Dorie Clark)的《Entrepreneurial You》,今年10月出版。這位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福庫商學院(Fuqua School of Business)的學者以清晰、實用的語言解釋了如何建立一個收入來源組合,在財務上解放自己。

我們很多有工作的人都忍受着工作的無常。在別人可能認定我們多餘之前重塑自己,是保護自己的明智之舉。我曾重新開始了一次,我準備着再來一次。在這個世界裡,為多種職業做好規劃是唯一理智的對策。

本文作者是英國《金融時報》「工作與職業」(Work & Careers)編輯。這篇觀點文章來自我們的「商學教育管理碩士」系列

譯者/梁艷裳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