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科技

拯救世界的是人,不是科技

馬戈利斯:科技很了不起,但它與世界最美好的東西沒什麼關係,在解決貧窮、無知、瘋狂等大問題上只發揮次要作用。

我有一本《2019年7月20日:生活在21世紀》(July 20, 2019: Life in the 21st century)——該書為亞瑟•C•克拉克(Arthur C Clarke)所著,1987年出版,被人遺忘已久。我本打算到登月50周年時再提起這本書,因為書名反映的正是這一紀念日。但我打破了給自己設置的禁令,因為重讀這本書給了我新見解。

克拉克是科幻小說作家,也善於預言未來。他在與他人合著的《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一書中虛構的HAL 9000電腦,預言了如今人們對人工智能存在的很多擔憂。他也是一位真正的科學家,曾在1945一篇文章里提出了通訊衛星。

除非接下來23個月里情況發生變化,否則《2019年7月20日》差不多在所有細節上都錯了。比如,克拉克認為“放大器”會讓我們更聰明,但沒有提到當時在開發中的互聯網——而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約瑟夫•利克萊德(Joseph Licklider)在該書出版的15年前就預言了互聯網,當時利克萊德在美國國防部工作。

預言錯誤只是我對克拉克這本書的其中一個意見。和大多數未來預言一樣,該書完全從科技的視角來看待未來。

如果把克拉克的願景搬到現在,那就相當於宣揚科技是人類的救世主。這有點過頭,當今卻在形成勢頭。的確,這種喋喋不休就像是一些傲慢、過早發跡的硅谷少爺的過火公關宣傳。他們帶有那種救世主的腔調,我們的後代肯定會嘲笑。“比如說,到2045年,我們將把……我們文明的人類生物機器智能增加10億倍,”谷歌(Google)的雷•庫茲韋爾(Ray Kurzweil)表示。

科技很了不起。但它與這世界最美好的東西沒什麼關係。它在趕走人類最糟糕的魔鬼(貧窮、無知和瘋狂)上只會發揮次要的作用。我所指的最美好的東西是什麼?從法律上禁止種族主義;殘疾人權益;女性解放。理性至上;迷信失勢。民主、社會保障、動物權益、延長壽命,沒錯,還有資本主義。

當然,衛生和醫學屬於科技的範疇,但是要把它們的果實通過下水管道、社會化醫療和冷藏傳播給全人類,就只能依靠人類的同理心和創造力了。

從電燈到洗衣機、再到互聯網,技術推動了人類進步。但科技只是未來的一部分而已。機器幫助解決“怎麼做”,而不是“什麼”和“為什麼”。

我喜歡科技對發展中世界的幫助,那裡最需要進步。我最近在文章中寫到Ugogo Africa(一項在線服務提議,旨在讓沒有銀行賬戶的手工藝人可以在全球出售他們的作品)等創意。真是天才點子。但對發展中世界來說,更美好的事物將是全民教育、消除腐敗、法治,或許還有民主制度,儘管最後這點在我的B清單上。科技將發揮自己的作用,但它並非不可或缺。

不久前,我向兩個有思想的人提出這種煽動性的觀點。第一個是美國俄勒岡州的馬克•德馬雷斯特(Marc Demarest),他是一名數字化思想家和作者。他認為,硅穀人士源源不斷的說教都是為了私利。他稱:“就像對美國總統一樣,對這些人來說,沒有什麼聲明是太過分、太極端、太沒水平的。”

但他認為科技的數據洪流告訴我們真相,“減去我們容易分心、錯過時代脈搏、以及以我們希望的方式扭曲數據的傾向。”

“在大多數方面,科技是我們自己的更好版本。(收集數據)從總體上說是以某種方式完善了人類。”

然而,他稱,分析數據將仍然是人類活動。“在未來很長一段時期,我們在判斷力上都會勝過我們有本事造出的任何機器。科技只是我們渴望的代理。它不是未來;我們才是未來。”

隨後,我和一位在科技公司研發產品的朋友喝了幾杯。

“我不該這麼說,”她在喝下第三杯雞尾酒之後說道,“但我們只是做人們喜愛的時尚垃圾貨。你說得沒錯。我們沒有推動人類進步,也沒有改變世界,難道不是嗎?那是思想的角色,機器沒有思想。”

有意思。就連克拉克都不敢預言具備想象力的機器。

譯者/何黎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