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磚五國峰會

“一帶一路”助推中外文化交流

何亞非: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推動下,近年來中國與沿線國家的文化交流與合作交流機制日益完善,發展快速。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說:“從歷史維度看,人類社會正處在一個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代”。基辛格和布熱津斯基分別呼應說,“當今的國際體系正在經歷四百年來未有之大變局”,“全球力量的中心從大西洋兩岸轉移到了遠東”。

一、習近平主席210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的歷史背景是:當今世界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大變化,美國世紀已經終結,世界進入後美國時代;國際秩序和全球治理雙雙進入“轉換期”和“調整期”;世界政治、經濟也雙雙進入“新常態”。

歷史時代變遷必然會產生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這主要是因為:

一是以中國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力量上升,從根本上改變了世界力量格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7年數據顯示,按購買力平價(PPP)計算,西方發達國家GDP佔全球總量之比從1980年64%下降到42%。全球治理開始從“西方治理”向“東西方共同治理”轉變。西方“一統天下”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東西方”或者“南北方”可能會經歷持續時間較長的“戰略僵持期”。

二是隨着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實力相對下降,政治經濟危機不斷,對新興大國和發展中國家力量上升產生了嚴重的“戰略焦慮症”和“不適應症”。美國新保守主義派斷定,新興大國不可能和平崛起,與守成大國必有衝突。美國戰略重心轉移到亞洲特別是東亞,“亞太再平衡”、“離岸平衡”、在亞太加強對中國的軍事威懾等,均由此而起。奧巴馬政府如此,特朗普政府也是如此。世界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發生大國衝突的風險增大。

三是世界經濟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長期低迷徘徊,指導思想混亂。原有模式動能耗盡,難以推動世界經濟未來發展,新舊動能轉換期加上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迅猛發展,正在改變世界經濟格局。各國都在尋找新的發展道路、發展理念、發展模式。

四是全球化“新時代”來臨,全球化與“逆全球化”博弈加劇,社會矛盾激化、分化加深。而不少國家特別是主要發達國家沒有解決好市場效率與社會公平的矛盾,導致貧富差距不斷擴大,民粹主義思潮和政治極端化泛濫。現在,世界基尼係數遠超0.4%的警戒線,達到0.7%。

美國大選、英國退歐等“黑天鵝事件”層出不窮。特朗普政府對外政策反全球化特徵明顯,“美國第一”成為唯一基準,退出《巴黎協定》,反對自由貿易,保護主義盛行。

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事實上為“未來世界經濟怎麼辦”、“新的發展模式在哪裡”這些問題給出了答案,提供了全球公共產品。中國堅持自己的發展道路、模式,加上強有力的政治體制保障,取得了經濟發展、政治穩定、社會公平國內治理的成功。這給世界提供了可供選擇的治理新思想、新模式。

二、一帶一路倡議包括“政策溝通、設施連通、貿易暢通、貨幣流通和民心相通”五大領域,其中非常重要的基礎性工作是民心相通。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推動下,近年來中國與沿線國家的文化交流與合作交流機制日益完善,發展快速。以文化交流為媒介在參與“一帶一路”國家之間已經搭建起“民心相通之橋”。其重要意義在於: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